[銀魂同人][土山]《想成為你的羽毛球拍》
【下】
 
 
天空開始下雪。
當初的艷陽天已經不在了。
 
最近總是找不到你,你說你去開秘密會議了。
 
昨天沖田隊長帶領著第一番隊出發了,不過好像不是去高杉那裡。

「嘛,因為沖田隊長他們有別的任務,所以要提早出發。話說回來,我待會也要出發了。」

我問你土方副長知道這件事嗎?你聽到副長的名字,神情難免有點陰郁。

「怎麼可能知道,這是機密消息,只告訴你啦,要保密哦。」

你嘗試讓自己表現得高興。所以我只是點頭回應沒有吐槽,其實我正打算去跟土方副長說。
 
可惜的是,土方副長對於我好不容易打聽回來的消息有點無動於衷。我整個覺得很灰心失落。

幸好近藤局長剛好經過,大猩猩拍了拍我的肩說:「十四那邊我會勸勸他的,謝謝你了。」
雖然大猩猩局長這樣跟我說,但其實我對大猩猩沒什麼信心。





 
「十四,我希望將來的你不會後悔自己的決定。」

「那種傢伙,我已經不想再管他了。」土方副長現在的樣子還真有點像被妖刀附身。

「十四,你的劍是為了保護什麼而存在的?」

「我的劍?我的劍當然是為了真選組而存在的,這從過去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過。」

「很好,所以說你的劍只能保護真選組囉?」

「......」

「十四,你的劍除了真選組外,還能保護什麼呢?山崎他也是真選組的一部分,那你有打算去保護他嗎?十四,自己的心情只有自己最能了解,不要以為你很懂山崎,雖然他是你的直屬監察,但拜託你不要像個小孩一樣任性,跟我適可而止了,總悟也要笑你了。」

「近藤………………你根本沒有資格教訓我吧!看你那一身傷,又當跟蹤狂然後被打了吧!」

「嘛,這是為了愛沒辦法呀十四。」

「究竟是哪一種愛會被打成這樣呀!你是被虐狂呀!混帳,我絕對不會像你那樣愛人的,我有我愛人的方式…所以,謝謝你了,近藤。」

「哈哈哈,沒什麼的,這也是為了愛呀!」

 
我在門外擦了擦淚,我知道偷聽是不好的行為不過這是為了愛呀!近藤局長,你真的是我見過最值得信賴的大猩猩呀!還有你那身傷我會幫你消毒的,不用謝我。



 
還是沒有要停的跡象。

 
你在門外跟隊員們道別,逐一跟他們擁抱。

「山崎,你有沒有什麼心願沒了?我們可以稍微幫忙你的。」

「什麼鬼呀!你是想咀咒我死掉嗎!」

「嗚…不是呀山崎,其實我們好愛你的呀,一直幫我們謀福利,又借限定版的
X片給我們…真的不捨得你呀,所以絕對要回來看我們,不過如果已經變成幽靈的話就算了…嗚哇哇……」

「你們這些傢伙!不要把
X片的事說得這麼大聲!」

「嗚哇哇…嗚…你才是最大聲的吧山崎。」

「竟然吐我槽…唉,算了,你們這些傢伙我也不捨得啦,你們真的沒有我不行耶。」你沾沾自喜。

 
突然,有熟悉的聲音打擾你繼續享受於驕傲之中。

「混帳不要得意忘形了!」
你看到了好一陣子沒見面的他,吃驚的情緒在你臉上表露無遺。

「混帳!你想瞞著我到什麼時候呀!一沒有說你,你就得寸進尺了嗎!」

「抱歉!副長!我不是有心的!因為怕你還在生氣呀!」

「你以為我是誰呀!我是這麼小心眼的嗎!」

「是呀…呀、不、不對,副長不是小心眼的人!」

「哼!知道就好,跟我來。」

「副、副長,要去哪裡呀?」
他握緊你的手,把你帶離我們的視線。大家都一頭無緒互看彼此,只有我是露出微笑。



 
「副、副長,你把我帶來公園做什麼呀?」

「做什麼?嘛,就是交流呀,讓我們互相了解一下。」

他示意要你坐在長椅上等他。你點頭。


 
確定他對你鬆懈後,你馬上離開長椅躲到公園的滑梯下面。

不用多久,他帶著兩杯可可跑回來。

但因為看不到你,所以他慌張地四處尋找,口中不停喚著你的名字。

「山崎,山崎…」
「山崎,山崎!」


 
『副長,請你不要對我好呀。』
『我很黑暗的。』
『而且獨佔慾又強,跟我在一起,你一定會被我拖累,什麼事都做不好呀。』

你背著長椅的方向,偷偷在暗處哭泣。


 
「混帳山崎!你躲在這裡幹什麼!要玩滑梯呀你?」

 
「所、所以說,你不要對我好嘛!哇哇哇嗚哇哇嗚……」

「喂,你在搞什麼呀!幹嘛突然哭呀,真搞不懂你,像個小孩似的。」

他用可可杯觸碰著你的臉,然後把你環抱在他懷裡。
「不要哭了啦,熱可可給你,可以保暖的,看看你的手指,都凍傷了。真是的,夏天穿這麼多,冬天穿這麼少,你對季節沒感覺的嗎,真是個笨蛋。」

 
「副長……不要對我太好,我會得意忘形的,你會讓我有所期待呀…」

「混帳山崎,我要對誰好你管得著嗎?你現在已經夠得意忘形的了。」


 
「副長…之前買給你的那罐汽水,你為什麼沒有喝?」

「汽水?嘛…上次公園的那罐汽水,拜託!我想你的事都已經夠煩了,還喝什麼汽水呀笨蛋!」

「可是,副長…我以為、以為你吻了我是因為喜歡我,所以我以為我買給你的東西你都會喜歡,我以為,你、你吻我是喜歡我,我以為你帶我去公園是跟我約會…我、我以為…我沒想到你帶我去公園原來是為了向我道歉,我、我、我一定是,自己一頭熱的誤會了,所以……」

 
你哽咽,說話也斷斷續續的,所以他實在聽不下去,用手捏住你的臉頰。

「笨蛋,你自己在那裡純情個什麼鬼呀,是存心讓我不好意思的嗎。我知道,其實錯的是我,是我沒有好好地向你解釋清楚,我沒有體諒你的感受對不起。」

他憐惜地吻著你的額頭、臉頰、鼻子、眼淚。


 
「副長,我的妒忌心很強,獨佔慾又強,你總有一日會受不了而討厭我的。」

「不可能的,你放心吧,因為我也是這樣的人呀。」


 
「副長……其實,我想成為保護你的劍呀!可是,我沒辦法保護、也沒資格保護你!我想我…大概,連成為可以保護你的羽毛球拍、也不可能了。」

「混帳,這時候還想著羽毛球,你到底要多愛羽毛球才甘心呀?」

「因為羽毛球和卡巴迪都是我的生命呀。」

「可惡,什麼時候又多了一項的呀。而且,你根本不用想這麼多,你是我的監察呀,只要站在我的後方看著我表現就好了,保護這種事是由我來做的。我自己的人生我會自己負責,所以,你也只要想著自己喜歡的事就好了,做你想做的事就可以了。」

「那麼,副長,所以我可以一輩子打羽毛球囉。」

「混帳山崎,就跟你說不要在這種時候還想著羽毛球呀。」




 
轟!



突然的巨響,沖田隊長手持著大炮,炮口正冒著煙,而目標物由於毫無防備而準確地被擊中。

「咦、咦?副長,你沒事吧?糟糕啦,副長要死啦!」

「不要緊的啦山崎,像土方這種人死了一個也對世界完全沒有影響,倒是你,又被土方性騷擾了嗎?還是我來遲了,你已經被吃光抹淨了?」


 
「總悟!就 跟 你 說 不 要 太 過 份 了!!!!!!!!!!」

「嘖,竟然還死不去,真難纏。」

「難纏的是你吧!你不要跑!給我站住!還有,快跟山崎道歉,傷到他的話怎麼辦!」

「嘛,土方還真囉唆麻煩耶,誰叫你跟山崎抱得這麼緊,害我很難瞄準目標耶,而且我已經盡力不傷害他的了。」

「混帳!去切腹吧!」

「呀~好可怕呀~土方竟然臉紅了!!!!!嚇死人啦~~」



 
公園裡的情況簡直是一片混亂。

兩人依舊互相追逐,不過爭鬧的內容卻不時提到你的名字,這讓我哭笑不得。

坐在雪地上的你,

臉上露出的已經不是過往的苦笑,

而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燦爛笑容。



 
今天,雪停了,陽光悄悄地從雲層冒出。


大家的臉上都露出幸福的笑容。







【下】完
【全篇完】

【感謝觀賞】
創作者介紹

◈彼岸◈NeverLand

unit7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