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同人][銀新]《貴重物品請放在身邊》

﹏銀時生日賀文﹏

 

 

 

十月是一個曖昧的月份,因為十月是秋天的曖昧分隔線,而秋天又是曖昧的季節,所以在這種時候,總是會發生一堆容易令人產生誤會的曖昧事情。

 


偏偏現在地球暖化,在夏天跟冬天爭得你死我活的時候,秋天自然讓人覺得珍貴。

 


所以說…
十月是一個讓人珍惜一切的日子。

 

 

 

 

 

 

【 十 月 九 日 】

 

 

 

 

天氣開始變冷了,一直攤著不動的人難免會覺得有點寒涼。

 


綁著包子頭的中國服少女正在萬事屋一角忙著翻箱倒櫃。

 


「欸,你到底在找什麼呀神樂,如果是要找時光機的話還是早點放棄比較好,因為時光機不可能會出現在那種地方的,與其說是不可能出現在那種地方還不如說你根本不可能會找到時光機。」攤在長椅上的銀髮天然卷一邊舔著棒棒糖一邊打著呵欠。

 


「阿銀你根本不懂少女的心,與其說你不懂少女的心還不如說穿兩件衣服的你根本不會懂為了作品而只穿一件單薄中國服的女主角心,我是要找冬裝變身啦阿嚕。」包子頭少女用雙手環抱著自己以表示出自己有多冷。

 


「神樂,我知道你覺得冷,但你的衣服不在那裡啦,你到底想在冰箱裡翻出什麼呀!」戴著眼鏡的少年用一付『你根本只是想找吃的吧』的眼神質疑面前的中國少女。

 


「還有你呀,銀さん!你到底是要攤在那裡攤到什麼時候呀!拜託你也幫忙做家事吧,不然一動也不動的會對身體不好。」眼鏡少年把目標轉移向天然卷。

 


「新八君,做家事是你唯一能發揮用處的地方呀,我怎麼能跟你搶,難不成你想沒鏡頭嗎?」天然卷依舊懶洋洋的攤著。

 


新八實在沒有力氣跟他說下去,嘆了嘆氣,便繼續手上的工作。看到旁邊的中國少女還在那裡翻來翻去,忍不住說教。「神樂,就跟你說不要一直開著冰箱,很浪費電耶!」

 


神樂嘟了嘟嘴,「新八你還真像老媽子耶,難怪不受歡迎。」
長椅上的銀時也難得坐起來點點頭。

 


新八又再次嘆了嘆氣,一臉『我已經累了』的說,「是是,反正我一點也不受歡迎,現在不受歡迎的我要出去買晚餐材料了。」

 


神樂關上了冰箱,「噢噢,我要吃豐富的阿嚕!」
「不可能。」新八推了推眼鏡。
「呿。」

 


新八把外套穿上,在玄關準備打開門的時候,好像想到了什麼重要事情。
「對了,銀さん,明天是你生日吧,你想要什麼禮物呢?」

 


聽到『禮物』這兩個字的銀時,顯得有點驚訝,看了看新八認真詢問的表情,「嘛,反正我想要的東西你是不可能送給我的啦。」

 


新八覺得好像被瞧不起所以有點生氣,「你這樣說是沒錯啦,不過你就不能說一個我負擔得來的東西嗎?」

透過眼鏡的鏡片,新八看到銀時正露出一付認真的表情注視著自己。

「我想要的東西只有唯一那一樣而已。」
曖昧的言語讓新八覺得不好意思。

 


新八搔搔頭,心裡明白到看來銀さん是真的很想要那樣東西。
「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只好買十盒草莓牛奶送給你好了。」

 


聽到『草莓牛奶』的銀時馬上回復成平常的樣子。
「啥?!十盒太少了吧,起碼也要三位數吧。」
「怎麼可能!牛奶都壞掉了!」誇張的要求讓新八馬上吐槽。

 


新八出門後,神樂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欸,阿銀你想要的那樣東西到底是啥呀阿嚕?」
「小孩子不要問這麼多。」銀時敲了敲神樂的頭。

 


「呿,什麼小孩子呀,只是多活了十幾年就在裝老爸樣子,你該不會一直都把我和新八當成你的私生子女了吧阿嚕。」

 


對於神樂的說法,銀時覺得又好笑又無奈。
「真不知道要從哪裡吐槽你好,而且新八他跟你不一樣。」

 


「不一樣嗎……喔~我知道了阿嚕!新八幾是老媽子!」
看來銀時很滿意神樂的理解,別有意味的笑了起來。

 


過了良久,新八提著兩三大袋的食材回來。
把食材放進冰箱的時候,不忘提醒神樂千萬不要偷吃,因為這是要給銀さん明天生日用的食材。

 


晚飯過後,新八把銀時和神樂的棉被加墊了一層大毛巾,讓棉被更保暖。
而冬裝亦被新八拿出來掛在當眼的地方。

 


新八在離開前,跟銀時說了因為明天要跟姊姊出門買東西所以會晚點來萬事屋。
雖然表面裝著什麼事都沒有,但銀時好像有那麼一點點點點失落?
算了,
反正聽到神樂在睡前愉快地說著很期待明天的大餐的時候,
銀時也開始期待起明天了。

 

 

 

 

【 十 月 十 日 】

 

 

 

 

咚咚、咚咚。
門外傳來了叩門聲。

 


「來了來了,不要拍這麼用力呀新八。」
被叩門聲吵醒的銀時正從容不迫走到玄關前,雖然時間有點早,但銀時沒有考慮那麼多就叫了新八的名字。

 


理所當然的,門外人並不是新八。
打開門後銀時看到一個貓耳少女、呃不、這算是少女嗎?
「喂喂,今天不是交房租的日子吧。」

看到銀時露出一臉明顯比平時還要厭惡的表情,凱薩琳依然很平淡的應對。
「卷髮的,我是來收上個月的房租,不要給我裝不知道。還有,登勢阿姨知道你一定又交不出來,所以打算跟你作一個交易。」
「交易?是賣內臟嗎?」
「糖尿病的內臟不值錢。我來是想跟你借眼鏡仔的。」
「新八?不行不行,他那麼瘦弱,內臟根本沒多少可以賣。」
「我就說了不是賣內臟!是因為最近店裡來了一群眼鏡控的客人,所以打算讓眼鏡仔在店裡打工幾天,給你抵房租的,這很便宜你吧。」

 


真的假的,還真的有人對新八的眼鏡有興趣呀。
「想要眼鏡的話我可以馬上叫新八放一兩付在店裡,放多久都沒問題。」
凱薩琳對於銀時的不合作開始感到火大。
「就跟你說借眼鏡仔幾天呀!只有眼鏡是有什麼意義!」

 


銀時依舊裝作一付似懂非懂的樣子,搖搖頭說不行。
「貴重物品要放在身邊,不可能借給別人的。房租下一次會準時交。」
說完便打發凱薩琳離開。

 


什麼嘛,難怪登勢阿姨就說你一定不肯,小氣男!

 


莫名其妙地被凱薩琳鄙視。

銀時打算回到自己溫暖的被窩睡回籠覺,但輾轉反側後發覺怎樣也睡不著,腦海中正想著那個人想得出神。

 

 

 

 

【 十 月 十 一 日 】

 

 

 

 

少年慢慢睜開雙眼,看著不熟悉的天花板、不熟悉的房間。

 

 

「你醒了嗎?」

 

「這是哪裡?」

 

「這是你以後的歸所。」

 

「以後?那以前的我是…嗚咽…」

 

突然的疼痛感從太陽穴漸漸蔓延至額頭。好痛好痛,一聲又一聲的呻吟,少年緊緊抱著自己的頭。

 

一隻溫暖的大手撫上,輕輕的柔柔的,一下一下,讓少年沉靜了下來。

 

少年再度開口,「我、到底是誰?」

 

 

 

 

【 十 月 十 二 日 】

 

 

 

 

梳著馬尾的妙齡女子用手帕擦著沒有停止過的淚水。

 


新八他、到底去哪裡了…?

激動地重複詢問著沒有人知道答案的問題。

 


「那天,他跟我買完東西回家後就馬上出門來萬事屋了,之後一直沒有回來。他說、要來找阿銀你呀…」

 


氣壓沉重得讓人透不過氣來。

 


銀時根本就沒有仔細聽阿妙的話,腦袋一早就空白一片了。

 


昨天,新八沒有來到萬事屋,食材也依然原封不動。
神樂帶著定春四處找尋新八的蹤影。

 


自稱新八姊夫的近藤也暗中命令真選組各成員要徹底調查新八的下落。還有可疑人物。

 


他們知道,新八不會什麼交代都沒有就……

 


新八他、是消失了嗎?
這是神樂在找累後低聲所說的洩氣話。

 


雖然只是失蹤一天的時間,但身邊的每一個人都開始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
更不要說那一個人。

 


「阿銀、你還是去休息一下吧。」
毫無表情的灰白的臉,上面那一雙失焦的眼神,讓人覺得害怕。

 


哈哈、什麼嘛。不要大驚小怪好不好呀…新八他…
嘗試裝作毫不在意,但看起來只有反效果。
除此以外,銀時沒辦法給予更多的回應。

 

 

 

閉上雙眼,


還是能看到你的身影呀,


你不是在這裡嗎?

 


發覺自己開始失心瘋了。
明明才第三天而已,
只是第三天而已。

 


銀時暗地嘲笑著這樣狼狽不堪的自己。

 

 

 

 

【 十 月 十 三 日 】

 

 

 

 

真選組的監察山崎,跌跌撞撞的衝進萬事屋。

 

「局長,已經調查到外港有一可疑船隻,懷疑高杉那群激進分子在那船上。或許…」

 

眾人聽到消息後皆露出一付不可置信的表情:為什麼高杉會捉走新八?

 

 


而知道線索後的銀時則並沒有考慮這麼多就已跑出屋外,跟在後方的是神樂和定春。

 


銀時穿過歌舞伎町的熱鬧人群,朝著碼頭的方向奔跑。

 


只是為了奪回自己的東西而已。
銀時只一心一意想著這件事。

 


在快要到達碼頭的時候,就已經能夠看到那可疑船隻遠遠駛開的身影。
船身的顏色非常鮮艷,是一種令人無法移開視線的血紅色。

 


船上有兩個人。
銀時清楚的看見。

新八穿著平時的便服,外面披著一件大紅色披肩。站在新八旁的是穿著鮮艷和服、左眼戴著眼罩的那個人。
「高杉。」

 


船隻離碼頭越來越遠,遠得視野已經開始變模糊了。

 


「新八。你要好好認著,對面那銀髮的傢伙就是你的殺父仇人,為了奪取你,不顧一切把你的家族毀滅的野獸。千萬不要忘記。」

新八透過鏡片,仔細注視著對面那傢伙的銀髮,閃耀得令新八渾身不自在的銀髮。
「我知道了,高杉大人。」

 


「新八!新八!」
不停對著海那一頭呼喚、呼喚著他的名字,但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銀時留意到新八並沒有任何反抗高杉的跡象,而且新八的表情也沒有任何變化,就像靈魂已經死去一樣。

 


新八、你到底是怎麼了?

 


低頭,讓眼中的淚滴落。

 

「所以我就說,貴重物品要留在身邊呀,新八……。」

 

吐槽。
或許是吐槽、或許不是。


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刻、那個人不在銀時身邊吐槽、然後微笑了。

 

 

 

 

【 E N D 】

 

 

 

 

 


 

 

 

 

 

【 十 月 十 日 】

 

 

 

 

「銀さん、銀さん…」

 

「新八幾、阿銀他是死了嗎?」

 

「唉…沒有死啦,只是宿醉而已。銀さん他呀、一定是在昨天深夜偷跑出去喝酒了,現在怎麼叫也叫不醒,真傷腦筋。」

 

「阿銀不起來,那大餐怎麼辦?」

 

「沒辦法,今天是銀さん主角,只好等他了,忍一下吧神樂,不然你去吃醋昆布好了。」

 

「嘛……也好。」

 

 

 

「銀さん是作惡夢嗎…怎麼表情這麼痛苦。」

 

「對耶、阿銀現在的樣子好醜、呃雖然說本來就很醜。」

 

「而且銀さん還一直拉住我的手不放,實在很詭異。」

 

「嗯嗯、而且還一直叫著新八幾你的名字耶。」

 

「難不成銀さん痛苦的原因是因為我?!」

 

「是夢見新八幾變成怪物了,要把阿銀吃掉吧,一定是這樣。」

 

「哈…那還真是罪孽呀…」

 

 

 

松了松肩,
新八發現被銀時拉著的手很痠,於是嘗試把手鬆開。
猶豫著要不要離開的新八,最後決定拿起了銀時的手,緊緊握著。

 


「銀さん、看來我還要追隨你一陣子了。不過我不會把你吃掉啦。」

 


語畢,臉上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 T R U E . E N D 】

 

 

 

 

 


 

 

 

 

 

【 後 記 】

 

 

 

文章大暴走Orz


哪個人的生日賀文會寫成這樣的(囧)
早知道或許寫純惡搞文還比較好(不斷吐槽的那一種)

 

看得出來嗎?
其實我受了很大的打擊呀|||(被某高→銀桂文嚴重影響)
結果成了現在這樣子。(牽拖)

 

拜託不要揍我!(抱頭蹲)

 

PS:銀時生日快樂XD

 

創作者介紹

◈彼岸◈NeverLand

unit7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