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同人][萬山]《節拍是無法觀察的》

 

 

 

 

「我、還想再聽上一會兒你的歌。」

 


留下如此神秘的一段話,萬齊的背影逐漸消失於夕陽下。

 


除了那一次奇妙的邂逅外,


山崎和萬齊倆人再沒有任何的交集了。

 

 

 

。───。

 


「萬齊,最近的膳食是出什麼事了嗎?」

高杉捧起一碗香腸飯,嘴角有點扭曲的問。

 

同樣是捧著滿滿一碗香腸的萬齊只是稍稍皺眉回應,「之前負責膳食的中毒死了,所以找了人來頂替。」

 


望了一眼飯碗,一根根飄著煙的香腸看起來隱含著異常的威力,疊在白飯上讓白飯也充滿了香腸的味道。


「萬齊,膳食方面,還是另外再找人吧。」

「知道了,在下會盡快安排。」

 

勉強吞下了幾口白飯後,高杉的表情逐漸變得微妙,大概是連續吃了幾天香腸飯的關係,縱使味道不錯,但幾天下來真的會讓人反胃。於是高杉放下飯碗,帶著三味線離開了房間,留下了萬齊一人獨自吃著法國香腸料理。

 


「真想認識那個香腸星人。」

事實上,面對這些香腸料理,萬齊也很想作出嘔吐動作,但由於從料理中散發出來的節奏讓萬齊非常感興趣,所以露出詭異笑容的萬齊很快地就解決了眼前的香腸飯。

 


「等一下去看看那個香腸星人吧。」說完萬齊的笑容又變得更加詭異了。

 

 

。───。

 

 

從膳房傳來了一股燒焦的味道,走上前,能看到一個身影正手足無措地蹲在一角。

 


「槽了…真的糟了……這東西、到底怎麼用呀!」身材瘦削的黑髮少年一手拿著大蔥一邊蹲在煮食爐旁自言自語。

「天呀天呀,這玩意到底怎麼搞的呀,高杉他們怎麼會用這麼高級的工具來煮飯呀!難道、晚飯又要用香腸混過去嗎?可是、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被懷疑的呀!」

 


雖然覺得聽別人在自言自語蠻有趣,但萬齊還是比較想親自跟這位熟悉的黑髮少年交流一下,於是走上前搭話。

「你就是負責膳食的新人嗎?」

 

突如其來的訊問讓眼前的黑髮少年全身抖了一下。「是、是的。萬齊大人,我是新來照顧膳食的,名、名字是山、山田…」少年擦了一下額上冒出的汗珠。

「山田嗎……」萬齊露出別有意味的笑容。

 


其實萬齊從一開始就已經發現這個黑髮少年的身份了。縱使黑髮少年在後腦綁了一條小辮子和在鼻樑上架了一付黑色粗框眼鏡來偽裝,但只要仔細傾聽節奏,萬齊就能馬上察覺到眼前的這人正是當初自己難得手下留情而放過的真選組監察。


或許是緣份、或許是更奇妙的東西所致,萬齊不管怎樣,仍始終無法忘記當天從山崎心底處聽到的清澈音樂。

 


「在下很想知道像你這種香腸星人,當時到底是憑著什麼而被雇用來這裡的?」


被問題嘲弄而脹紅著臉的山崎有點生氣說道,「只是因為不懂使用這裡的煮食工具而已,我在我之前工作的地方可是很厲害的,大家都稱讚我煮的食物。」


「是這樣嗎?那你為什麼要離開之前工作的地方呢?」萬齊故意假裝成一付跟山崎親切地聊天的樣子問。


「呃…嘛、就是人際關係上出了一點問題啦,所以才請辭的。」

「人際關係嗎……難不成山田先生是被上司欺負了?」

被說出心聲的山崎一邊抓抓頭,一邊啊哈哈哈的以笑敷衍過去。

 


「不介意的話,山田先生可不可以多說一下之前工作的情況呢?在下很想知道。」

 

本來以為成功敷衍過去的山崎沒想到萬齊會更深入的追問。心想是不是要繼續敷衍過去呢?可是,說一下工作的伙伴們應該也沒關係吧,反正他不知道我在說真選組呀。

 


「那好吧!既然萬齊大人想聽的話,那我就跟你聊一下吧。」終於能跟人訴苦的山崎迫不及待地說下去。


「你知道嗎,我之前的上司呀是個蛋黃醬控,他控蛋黃醬是沒關係啦,但是他總是在沒有蛋黃醬的時候威脅我去幫他買,我明明不是負責這種事的呀,而且最過份的是竟然要用我微薄的薪水支付蛋黃醬費用!還要說我寫的報告是作文!萬齊大人你說說看,我的上司是不是很過份?」

 

面對看不到表情的萬齊,山崎還是能滔滔不絕的說下去。

 

「還有我們的第一隊長,他總是拿著大炮亂射,害我的頭曾一度變成爆炸頭,而且還經常差遣我幫他做苦差事!還散佈謠言說我跟上司有一腿、被上司性騷擾什麼的超讓人不好意思的好不好!」

 


看著山崎有趣的表情轉換,感覺就像看千面女郎一樣,想到這裡萬齊馬上甩了甩頭好讓自己停止這種詭異想法。


「既然山田先生你這麼討厭之前的工作,為什麼不一早辭去呢?」

 


第一次被認真地問這種問題的山崎顯得有點驚訝,但卻仔細思考著。

「這個嘛,因為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才能,只有那裡肯容納我、需要我這種人,只要他們繼續需要我,我就會繼續留在那裡,因為那裡、有我的位置。」

 

意識到自己現在正進行潛入任務的山崎,發覺到剛剛的剖白好像有點不適合這種時候發表,於是戰戰兢兢地解釋。

「那個呀、我是在說之前的想法啦,現在我只想全心全意在這裡準備好大家的膳食而已!」

 

 

「不用解釋沒關係,因為在下也有共鳴。只要彼此契合互相需要,就有繼續的意義了。」

 


縱使看不到表情,但山崎能夠感受到,眼前的這個敵人好像正對自己打開了心扉。

 

在倆入正沉醉在平靜氣氛中的同時,他們身後出現了一個黑影正一步步接近……

 


「萬齊,你什麼時候跟真選組的傢伙這麼要好了?」

突然的聲音是從膳房外面的那個身影傳出,而聲音的來源正是這個叼著煙槍、穿著一身鮮艷和服的男人。

 


山崎轉過頭,眼神正好跟這艘船的主人對上。像利刃一般尖銳的眼神,讓山崎全身的肌肉緊繃,同時亦對自己的身份被發現而感到畏懼,心想今次可能會失去性命了,呼吸逐漸變得急促起來,缺氧的反應讓人覺得快要窒息。

 


萬齊在聽到這個男人呼喚自己的名字後,便站起身回話。
「晉助。」

 


高杉走近到萬齊的面前。

「萬齊,真沒想到原來你跟真選組的傢伙有一腿,難怪你吃香腸吃得一臉歡樂的樣子。」


山崎能從高杉的言語中聽出嘲諷自己的意味。

 

而萬齊只是冷冷的回應。

「在下是剛剛跟他接觸的時候,才知道有真選組的人混進來。」

 


「可是我感覺到,萬齊你沒打算揭穿那傢伙哦。難不成萬齊你是打算對那傢伙做什麼嗎?」

 

 


雖然以前也曾經試過任務失敗或者在任務其間發生意外,但是像今次這種情況的還是第一次碰到。山崎清楚知道,如果現在不逃的話就必死無疑了,而且還有很大可能會被分屍!不過問題是,逃得掉嗎?!

 

深呼吸了一下。山崎決定要用一輩子的運氣來拚一拚。「豁出去了。」

 

本來打算憑著自己不起眼、沒有存在感的特點來偷偷逃跑的。


但沒想到,山崎的自言自語反而引起了高杉和萬齊的注意。

 


「話說回來,真選組到底是想來獲取什麼情報呢?」高杉別過頭看著山崎。

 

「啊哈哈、那個呢、我覺得高杉大人你們好像誤會了什麼囉,我不是你們所說的那個人啦,你們認錯了,我的名字是山田,不知道什麼真選組只知道醫療的山田哦。對了對了,我突然想起我老家的母親要生孩子了,我要回去幫忙才行,所以我先走了,這幾天多虧你們照顧了,真抱歉。」

丟下一大堆無厘頭的臨別說話後,山崎揮了揮手,接著拔腿就跑。

 

 

看著山崎的背影,高杉只是輕笑了一下。然後蹲下坐在門檻上,一邊盯著有點發呆的萬齊。


「萬齊,不追嗎?」


眼見萬齊沒有什麼反應,於是高杉用腳輕輕踢了一下萬齊。

終於注意到高杉的萬齊調較了一下耳機,「抱歉、晉助你有說什麼嗎?」

 


皺了皺眉頭,高杉重新拿起煙槍,「真不像你呀。」


「不像在下嗎…晉助你所知道的在下是怎樣的呢?」

 


良久,高杉以不屑的輕哼作回應。


「萬齊你想要的話就留住那傢伙沒關係,比起多一個間諜,思緒被牽住的你更麻煩。」

 

 


「在下這裡並不是他需要的位置,他有屬於他的位置了。」

 

 


呼出一口煙。


「是呀。」


寧靜安穩的空氣中,飄蕩著這句高杉難得地認同萬齊的話語。

 

 

 

是呀。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位置。

 


那麼


我的位置在哪裡呢?

 


耳機傳來了音樂。

萬齊回味著屬於那個人的清澈音樂、那首舒服的歌。

 

 

雖然只是一剎那的念頭


雖然只是在萬齊看著山崎的背影時所產生的念頭

 

但是

或許

 


如果那個屬於我的位置…

是在你身邊的話就好了。

 

 

 

暖暖的微風不知從何處吹來,

萬齊暗自嘲笑著自己。

 

 

【 E N D 】

 

 

 


 

 

 

 

【 後 記 】


靠!

沒想到我的弱點是萬山Orz
這篇文讓我遇到第一次的瓶頸(汗)

經常想不出通順的句子或者經常想不出句子XD
非常多扭曲人物性格的劇情
沒辦法,因為我累了,所以請大家當成一個梗就好了(不好笑…)

比起萬山、覺得有萬高的嫌疑?
不過這純粹是錯覺
因為我是設定成高杉喜歡銀時的XD <-(最近喜歡銀高)

話說回來
我寫這篇文的時候,曾兩次寫到快要睡著(囧)
我明明就蠻萌萬山的呀!為啥會這樣!

 

 

創作者介紹

◈彼岸◈NeverLand

unit7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