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同人][土山]《群》

CP:銀新私心大(隱銀山)”

 

 

 

 

 

 

很久很久,我已經很久沒有拿起劍了。





。───。





熙熙攘攘的聲音沒有停過,頂著滿頭的大汗,一群隊員在真選組屯所裡閒聊三四。


真選組屯所是一個臭氣沖天的地方,除了被奇怪的食物氣味污染外,還被一群裹著青年皮的大叔汗臭味日積月累地薰陶著。

晨練結束後,屯所內的惡臭味更是嚴重。



「喂喂、你們昨天有沒有看那個深夜劇場呀?超H的耶那個!」

「有有有!真的是超驚爆的,害我那裡都變得蠢蠢欲動啦。」

「哦喔~是哪裡呀?」

「當然是內心呀!」

哈哈哈哈哈。



局長、副長、隊長們等等礙事的存在現在通通都沒有,所以隊士們把握機會故意提高音量大聲談論限制級話題讓氣氛熱鬧起來,這僅僅是為了滿足他們那顆沒辦法得到發洩而蠢蠢欲動的內心。



「呢、那你們有沒有看那個《呯嘭!大江戶內幕小爆炸》呀?」

「那個呀~有看呀,真的是超誇張的耶害我超不爽。」

「就是說呀,竟然說我們真選組在搞男男戀玩曖昧?我呸!」

「明明只是上面那幾個的事呀,卻害我們全員都沒辦法找女生玩,還說什麼不想破壞我們的情誼。」


想起女生們拿著小手帕邊拭淚邊說著不想打擾真選組的感情發展的那幕黑暗回憶,隊士們的額上都不禁冒出青筋和三條黑線。


「不過話說回來,最近那個百丁目的大氣菜真的很好吃。」

為了驅散不好的回憶,某隊員提起最近被熱烈討論很受歡迎的話題。

而其他隊員也嗯嗯連聲的點著頭。





眾人並沒有想到,在他們熱烈討論著某大氣菜的時候,門外藏著一團陰沈的黑影。

「嗚唔……我不知道什麼大氣菜……嗚唔唔……沒有話題跟大家聊……嗚嗚……」

黑影縮著身子小聲的啜泣著,手揉揉眼睛把眼淚抹乾,然後拖著疲憊的身軀默默地離開屯所。



 

 

 



。───。





山崎退──真選組的監察,同時亦是副長的直屬部下。




不隸屬於任何一個番隊的山崎,偶然會跟其他隊員們一起鍛鍊(明明就是在旁邊打羽毛球而已),偶然也會跟其他隊員一起執行任務,但多數的情況都是山崎一個人獨自執行直屬上司吩咐的工作。





鬧彆扭似的踢著路旁的小石子,山崎嘟著嘴的生著悶氣。

本來打算在拉麵館吃了午飯後,就到橋下的川邊痛痛快快地打羽毛球的,但是怎麼找也找不到自家珍藏的羽毛球拍。

「一定是副長收起來了。」





山崎漫無目的散步的途中,很有緣地遇到了同樣在悠閒散步的萬事屋老闆。

「旦那,你好呀。」

「果然是吉米你呀,我一眼就認出你那不起眼的背影了,這幾天都沒看到你,去執行任務了嗎?」

「是呀,旦那你是有事找我嗎?」

「沒有呀,就總覺得好像好久沒有看到你了,所以有去找一下你,不過真選組那個大炮小子說你不想見我然後就打發我走了。」

「咦?沖田隊長說了這樣的話呀,真不好意思,他一定是心情不好了。」

「是嗎,我看應該不是這樣簡單吧。」

「欸?」



看著遲鈍的山崎露出的疑惑表情,銀時搔搔頭,決定稍微的轉移話題。



「對了,你上次不是答應過我要來萬事屋幫忙打掃的嗎,所以我叫新八暫時不要打掃,結果這幾天下來,萬事屋積了一大堆不像話的垃圾山,啊吉米你要遵守承諾來我家才行呀不然會傷害到阿銀的心的。」咬緊下唇、用力睜大眼睛,銀時裝著一付無辜的樣子。


雖然內心在想著『咦、我有答應過這種事嗎?』而稍稍的猶豫,但一抬頭就看到了被銀時努力擠出來的眼淚,讓山崎不好意思拒絕。

「明、明白了啦,我現在就去幫忙!旦那你先收起眼淚吧。」



展開惡作劇的笑容,銀時像小孩子一樣拉著山崎的手直奔往萬事屋。





。───。





「我說,銀さん,這畫面是怎麼回事呀?」

臉上佈滿黑線的新八被眼前那彷彿是官能世界中的畫面嚇得連連後退。




緋紅的臉頰上滴著汗,缺氧似的不斷喘息,全身攤軟在地上,而壓在山崎那無力身驅上的是露出邪惡笑臉,一手扯開山崎的衣領,另一手在山崎的小腹上游移的銀時。




「新八,你趕快離開!不要被這骯髒的大人世界污染了!阿銀我是為了你才這樣做的呀。」

「啥?我知道你很骯髒啦,不過這根本與我無關呀。」



環顧了一下萬事屋內部,發現不管是地板還是天花板都正閃閃發光中。



這全因為被銀時威逼一定要在新八回來前把萬事屋變成新的一樣好給新八一個驚喜的山崎辛苦努力了整個下午的成果!

山崎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被人利用去討好老婆。

只能說「新八君!你快救我呀!」




「我說銀さん,你要脫人家的衣服是幹什麼呀。」新八正努力克制頭上青筋數量的增加。


「沒有啦,我只是想“求”吉米他偶然也來幫幫忙打掃,讓新八你不要這麼辛苦,你看!阿銀我多麼的體貼呀。」

「你知道我辛苦的話就請你幫忙家務,或者趕快把一直欠著的薪金發給我。還有……你還不趕快放開人家!」




小心地扶起受驚的山崎,新八為銀時那無理的行為而耐心地道歉著。





。───。





夕陽的斜光照進屋裡,銀時懶懶地躺著看電視。新八在狹窄的廚房中忙得不可開交,而山崎則在一旁協助新八。



「很難得可以跟山崎君這樣相處呢。」

「是呀,不好意思要新八君你多準備我的飯菜。」

「沒有關係啦,倒是山崎君你不回去可以嗎?」



新八的訊問讓山崎露出了五味雜陳的表情,縱使沒有說出口,但這相似的兩人卻能從彼此的表情中領悟到對方的想法。





世界上有很多令人痛苦的事,而這其中一二總是某些人每天都必須面對的課題。


眾人皆醉,唯我獨醒。


不會揮劍的人能守護東西嗎?


相比起身邊的所有同伴,山崎清楚明白到自己與別人的不一樣。


沒有別人那堅定的意志、也沒有別人那純淨的靈魂、更沒有別人那強大的實力。



自己只是很平凡的一個人,所以沒有資格去傷害任何人,每當執行任務的時候,不禁會想,這些犯人其實跟自己沒兩樣,如果不是副長願意把我留在身邊,像我這樣的人一早就去犯罪了。現在這個亂七八糟的時代,我這種沒有理念隨波逐流的人要生存的話就必定要犯罪,可是我連自己有沒有資格為了自己而犧牲別人也同樣感到不安。

每次執行任務的時候、一個人的時候,都會為這各種各樣的事情而感到迷惑。
我沒有跟任何的人提起過這些煩惱,因為大家只認為我是頭腦呆呆的山崎,如果對方回應我『你開玩笑的吧』,我一定會很受傷。

我害怕受傷害。

我沒有告訴任何一個人。

從來沒有。





「我覺得不是這樣的哦,山崎君。」

溫柔地向著山崎微笑,表情透露出憐愛之意。



「像我也是呀,我也是既不起眼又沒有用,不過我倒是沒想過自己有沒有資格活在世界上。既然是活著的話,就應該好好的活著才是,這樣才是更重要的事吧,每個人都是這樣才對。不管是誰,同樣也會被世界需要的,世界的某處也有一直等待自己的那個人,想著便會覺得不可思議,世界真的有人需要我嗎?可是只要一這樣想的時候,就代表自己是想被需要的,那麼,為什麼不繼續等待或者主動去尋找呢?是已經找了好多年了嗎?還是已經等了好幾十年了?明明時間和機會都多著呀,究竟是為了什麼事而氣餒呢?這個世界這麼大,怎麼可能找不到呢,找不到的話才是奇怪吧。」




眼前這個跟我相似的人,其實跟我一點都不像,他的眼裡是閃爍著光芒的。




「所以山崎君,像我這個人氣完全比不上你的角色也是被需要的,那麼一定也有等著你的人呀不是嗎?你的才能可比我厲害呢。」


「嗯,聽你這麼一說,還真的充滿希望了呢。話說雖然形式不一樣,不過新八君你越來越有旦那的感覺了。」

「欸?是這樣嗎,真不知道應不應該高興呀。」



「喂,廚房的兩個!不要偷偷講人家的壞話呀。」




夕陽漸漸的降下,那溫暖的光也已經消失了,想著在屯所的大家也應該在吃飯了吧,那吵吵鬧鬧的氣氛總能讓寒冬變得有生氣,還有局長,一定是在跟大家高歡暢飲,大家都很喜歡這樣好相處的局長,而且還有大家都很尊敬的沖田隊長和副長……副長,不知道他美奶滋吃完了沒有,要幫副長買一些回去才行。





。───。





「吉米,飯粒都掉下來了,就算新八煮的菜很寒酸也不要表現得這麼明顯呀,他會變自卑的。」

「銀さん!人家山崎君根本沒有這樣說吧!」

「唔嘩,真的很抱歉,超失禮的。」



乖乖的把飯粒撿起來,然後又一口氣把飯菜都吃光光。「真的很好吃呀,新八君,謝謝你。」

「嘻嘻,不用吃這麼急啦。」

「對了,我都還沒跟旦那道謝,謝謝你帶我回來吃飯呀。」



好像因為突然的道謝而讓銀時覺得不好意思,於是裝著酷酷的樣子挖著鼻孔。不過銀時好像已經忘記自己是怎麼勞役山崎做家事的情形。

「沒什麼啦,因為吉米你看起來有點不對勁,所以才把你拖過來的,我想新八那傢伙或許可以傾聽你的煩惱也說不定。因為你們兩個很相似呀。」


「這樣呀,難怪旦那你總是對我特別親切,原來是因為我跟新八君很像呀。」

山崎曖昧的用手肘碰了碰新八。


「銀、銀さん他只是喜歡使喚我而已啦。」瞄了一眼正不自然地挖著鼻孔的銀時,新八的臉也不自覺羞紅起來,而且也變得有點慌張。



劃破粉紅色氛圍的是銀時本人,「話、話說回來,神樂那傢伙去哪裡了?」



「你們終於想起我了嗎阿嚕!」

站在門外的神樂正鼓著腮以表示不滿。



「神樂你不是說今晚要跟我姐姐一起睡不回來的嗎?」

「人家忘記帶定春的飼料所以才回來拿的阿嚕。」

也太晚才發現了吧!定春好可憐。



「對了,剛剛真選組那個美奶滋君在拚命找人耶阿嚕,好像是找山田還是山本來著。」


「副長?糟了!副長在找我,我不回去不行。那我先走了,謝謝旦那你們的招待,再見了新八君。」

穿上鞋子,山崎不禁想著自己的悲慘下場而顫抖。





「那傢伙很眼熟耶阿嚕。」

「他就是美奶滋君的那個呀。」銀時伸出小尾指在神樂面前揮動。

「原來是這樣呀阿嚕。」





。───。





嘴巴呼出白霧,入夜後的氣溫跟白天的相差甚遠,只穿了單簿衣服的山崎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晚上的歌舞伎町非常熱鬧,每一間店都有紅牌出來招攬客人,而不遠的前方出奇地聚集了數間名店的美人,讓她們這麼興奮熱情地拉攏的正是那受女性歡迎的真選組鬼之副長。



就在快跑到副長附近的時候,山崎開始躊躇了,自己完成任務卻沒有馬上向副長報告,副長一定是氣炸了,或許繞過副長自己偷偷回屯所還比較好?


由於山崎站在路中心發呆的關係,很自然而然就成了被人撞倒的對象。

啪的一下,山崎整個身子被推倒趴在冰冷的柏油路上。

狼狽的摔跤並沒有被其他人注意到,不知道應該是幸運還是不幸,有路人甚至踩過山崎的身體而過。




「喂,山崎你怎麼趴在這裡呀?來,手給我。」本來被纏住了的土方,在看到山崎跌倒後就馬上快步走過來關心山崎而無視了一眾紅牌。

「怎麼不回答,是撞到什麼地方了嗎?把褲管掀上去給我看看。」擔心關愛的心情在土方的臉上表露無遺。



「副長,對不起,我不應該到處跑害你擔心的,很抱歉。」山崎垂下頭滿臉的愧疚。

「這我會慢慢跟你算的。你看你、膝蓋都流血了,真的超笨的你,連路都走不好。」



「嗚嗚唔嗯,對不起呀副長,是我不好。」通紅的雙眼不斷流出淚水,像小孩子一樣哭泣。

「你是怎麼了,為什麼突然哭起來,傷口有這麼痛嗎,我揹你回去就是了,不要哭啦多丟臉。」用小手帕把山崎膝蓋的傷口簡單的包紮,再脫下外套裹在山崎身上,然後蹲下來示意要揹山崎。



於是山崎乖乖的趴在土方寬闊溫暖的背上,鼻涕眼淚什麼的也黏在土方的衣服上,一邊緊緊的環住土方脖子,一邊哽咽著喊『副長、副長』的,沒多久就沉沉睡去了。



「唉,真拿你沒辦法,回去要幫我洗衣服呀山崎。」脖子能夠清晰感覺到山崎那有節奏的呼吸氣息,知道山崎正安穩地進入睡夢中後,土方臉上也不自覺的展開了難得柔和的笑顏。





。───。





很久了,我已經很久沒有拿起劍了。



副長說我這樣就可以了。



所以我很久沒有拿劍。





【 E N D 】











【 後 記 】


這篇文的劇情真的好跳躍(擦汗)
而且說真的,土山成份好少,有這篇文是銀新的感覺(默)
還有
我中間是暴走過了
有發現中間明顯的銀山向嗎?(我有全世界都喜歡山崎的幻覺XD)
那時真的直接把標題改成銀山了
後來可能是銀新命發作,一邊扭曲銀時一邊寫著銀新
結果還是決定改回土山算了(回到原點)

實不相瞞
這篇文跟我想的真的差十萬八千里
不是感覺差很遠的問題,而是整個劇情都完全改動和被牽著鼻子走了
有一部分想寫的劇情沒想到,下一篇再寫,
所以可以把下一篇當成番外或接續也沒關係,篇名我也會起得很像這篇的
話說只要一看到標題篇名,就會明白這本來的故事是被我改得多麼嚴重
簡直完全跟《群》扯不上關係
我又失敗了(囧)
下一篇番外是建立在錯誤上的錯誤,所以應該會很亂七八糟XD

 

 

 

創作者介紹

◈彼岸◈NeverLand

unit7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