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中的psp作品応援**]]]-∴▦
戦場のヴァルキュリア2 ガリア王立士官学校

 

[銀魂同人][銀山]《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人群中哭著 你只想變成透明的顏色
你再也不會夢或痛或心痛了 你已經決定了 你已經決定了





。───。





這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了。




一裝黑忍者服埋身於黑影之中,卑微的隱藏自己,低調的低調,然後容身於歸處。



卸下連衣,擦乾在已結疤傷痕上滯留的汗,翻開那細小的衣箱,裡面偷偷放進了一瓶雅致的薰香,是前幾天聖誕節時放進去的,現在已經不能用了,這並不是密探該用的東西,會放進去也只是希望在平安夜那天聚會能在他身邊稍微透露自身的存在而已。


木箱裡頭端正的放著真選組隊士服,唯一一套的隊士服。那是那天訓練結束後,那個人親手交到我手上的隊服,沒多久,我就成為了那人直屬的監察。

我還很清晰的記得第一次為他完成任務後,他把手重重的壓在我頭上稱讚我「幫了大忙」的表情,那一刻我們之間的距離很近,近得我能從他沒有放大的青光眼瞳孔中看到我的身影映照著,他直視著我的雙眼,彷彿想看穿我眼底下的什麼,但我覺得,其實他是在審視著我的靈魂。




。───。





你靜靜忍著 緊緊把昨天在拳心握著
而回憶愈是甜就是愈傷人 愈是在手心留下密密麻麻深深淺淺的刀割





。───。





自此以後,他就再沒有用那樣的眼神注視過我,大概是我的眼底並沒有他所期望的東西。
於是,我也不敢去直視面對他那雙嚴厲的眼睛。


只是默默的去完成我的本份,與那一身血染的只能存在於暗處中的黑服一起。
然後再披上他賜予我的那唯一的正服,稍微的抬頭挺胸走進他的空間。



但我始終無法拋棄我背後的那身黑暗。





。───。





「山崎。」那人有點含羞的喊了我的名字。

「是?」


「......」

「......」


「副長,是有什麼吩咐嗎?」說實在,那個人扭捏的樣子讓我很不舒服。

「嘛,你知道的呀,青春期的少年就是長得特別快,那個呀,所以什麼衣服鞋襪都總是很容易就不合身…」


「啊…呃?所以副長你到底是想說什麼?」


「煩、煩死了!!就、就是想問你知不知道有什麼比較好的鞋店啦,想買一下新皮鞋這樣。總、總悟那傢伙又穿壞了一雙啦那個混蛋。」




「這樣嗎……我是知道有一間還不錯的,隊員們間大受好評的店,不然我待會就去買一雙回來。」

「不用了,那混帳的腳無時無刻都在變大,你應該不曉得他要穿哪號鞋,你告訴我那間店在哪裡,我去買就可以了。」




你會覺得我多管閒事嗎?

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很多管閒事。




把地圖畫好然後交給你,你認真的看了幾遍後,就拿著外套出門了。


於是我不甘不願的離開了你的房間。



買鞋這種事根本就不需要我,因為我只是真選組的監察。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你決定不恨了 也決定不愛了 把你的靈魂關在永遠鎖上的軀殼





。───。





我很喜歡現在的工作。

我很喜歡真選組。


這裡的人都是一些單純的人。

有白痴的領導,有白痴的上司,有白痴的同僚。



我最喜歡的就是你的白痴、你的遲鈍還有你的不自覺。


只是最近我並不這麼想。


我覺得你真的是變成了真正的白痴。





。───。





一邊對著雙手呵了呵氣一邊走在屯所的長廊上。


突然發現這長久以來的隊服,縱使我多麼的珍惜還是出現了缺痕。


衣袖的線頭脫落得非常嚴重。


原來在不知不覺間,歲月能夠控制一切,當然包括感情。



洪流的沖洗讓你迷上了比自己小一輪的他。

奇怪的是,看著你與他的相處,我不但沒有產生妒忌,反而感到自卑起來。



沒錯,我眼前的畫面可能才是『正確的畫面』。



你看,

那是多麼美麗多麼理所當然,

甚至讓人看到會心一笑,

笑到眼淚都不自覺流下來。



時間的沖刷,讓我對你的感情開始變得扭曲。


你說,我是該去死一死比較好嗎?

還是應該奮力逃去何方?


逃去何方呢?





。───。





「山崎~」


在陽光底下,那頭明明應該是普通栗色的頭髮,也變成金色的耀眼無比。


「有什麼事嗎?沖田隊長。」


「山崎你有沒有看見土方那混蛋呀?看到的話不能隱瞞要偷偷告訴我哦~」那把我羨慕已久的刀硬生生的架在我脖子上。


「呃…副長他出去買東西了…」有點顫抖的回答。


「是這樣嗎。那傢伙真走運呢。」話畢便把重量不輕的刀乾脆地收起。


「......」



「話說回來,山崎你想聽聽本大爺今年的展望嗎?」沖田一臉的興奮。


就算你不說出來我也知道,你的展望不就是依舊的那個嗎?
「如果沖田隊長你想說的話……」


聽到滿意配合的回覆,沖田笑意盡露。

「新一年的展望不用說就是首先殺死土方那傢伙,然後把他的一切奪過來,當然包括副長的位置,還有那傢伙的十八禁收藏也要據為己有。」


「呃…哈、哈哈哈。」真是野望呀沖田隊長,內心不禁默默吐槽。





「然後,等我成為副長後,山崎你就會成為我的直屬監察吧?」



「哈哈、這種事要局長決定才知道。」





然後,新春的涼風吹過我的臉,我還是保持著笑臉。

只是覺得有點痛。



其實,那一頭在陽光底下會變成金色的光,是我最畏懼的東西。

因為那是真選組裡,唯一沒辦法用白痴去形容的。






。───。





這世界笑了 於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
當生存是規則不是你的選擇 於是你含著眼淚飄飄盪蕩跌跌撞撞的走著





。───。





「哎唷,這不是吉米君嗎?」


「是旦那你呀,沒想到會在這裡跟你重遇耶。」


「喂喂這是我的對白好不好,我才沒想到吉米你也會來喝酒…」



曾幾何時,我跟蹤過眼前的這個銀髮天然卷男人,除了那一次副長吩咐的監視外,後來我還偷偷地從遠方監察過這個男人。


明明是活在社會底層的黑暗頹靡的男人,卻能走到哪裡就光明到哪裡,我想這應該就是他的不可思議吧。


後來也有過一次、兩次、三次、四次,嗯……統計一下也跟蹤過這人十多次了吧。

先說明一點我並不是什麼跟蹤狂……

純粹是


純粹是





「旦那,為什麼做人會這麼難……?」

灼熱的酒在食道翻騰,反胃的強烈感頂上喉咽。





靜靜的喝上一杯酒,

「阿銀我呀,認為做人最難的地方就是難在不能做自己。」

把手覆上背部,體貼地掃過兩遍。





有時候會回想一下,

我上一次露出笑容是什麼時候呢?


真正的笑。





嗯…我拚命的努力回想,

我最快樂的時候,

大概就是從副長手中接過那套制服的時候吧。



還是,

那一次副長摸著我的頭稱讚我的時候?

從副長的眼眸中,我好像露出了非常孩子的笑容呢。



我…是不是讓副長聯想到誰呢?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你決定不恨了 也決定不愛了 把你的靈魂關在永遠鎖上的軀殼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傷口不肯完全的癒合
我站在你左側卻像隔著銀河 難道緊緊的抱著遺憾一直到老了 然後再後悔著





。───。





「旦那,我想回老家了……」

停止了手止倒酒的動作,我慵懶地趴在居酒店的木桌上。



「是嗎,吉米的老家……那一定是非常適合吉米的漂亮地方。」

左手舉起酒杯舔賞,右手沉沉的置於山崎的髮上。帶著一點溫柔。




「旦那,我很羨慕你,你就像展翔於青空飛揚宇宙銀河的鳥,那麼的自由,那麼的自我。 我也…好想那樣快樂地飛。」



「傻瓜,哪有鳥會飛越宇宙銀河的,不要瞎扯了。」

輕輕地敲了一下醉死的山崎的頭殼,發出了清脆的一聲。


「不過,如果你踏上我的身體,能比較接近你希望的天空的話,我可以考慮讓你依附上來的。」

接著又一杯酒。





「旦那,我想回老家……我想回老家……」


「......」


「可是我的老家已經埋在土地下,不在了……」


「......」


「我想回去,我想回去,我好想回去……那裡有我喜歡的衣服、小鳥、還有陪我笑的人………不過,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了……。」


「......想哭的話就盡量哭吧,不用擔心,阿銀我有帶衛生紙。」

撫頭的動作停下來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安慰的抱。

山崎還是趴在桌上抖著身子,左側的人用手臂把他環起來,而山崎只是抖得更厲害。







這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了。





穿著一身黑衣服在屋頂樹林暗處間活動。

永遠無法在陽光底下抬頭,於是山崎總是戴著一頂帽子掩飾。



左側的那道白光是他所渴望的,帶著波紋的和服袖在山崎的目光底下飄揚。





「吉米你總是穿著黑色的衣服呢。那件東西叫什麼來著?忍者服嗎?」


「......」


「在黑夜中穿著黑色的衣服,在白日中換上白色的衣服,這樣才是真正的隱藏吧。」


山崎抬頭。




「話說吉米你的制服是不是破了啦?我家還有很多件和服,雖然都是同一款式的,吉米你要不要穿穿看?你可以不穿裡面黑色那件哦,這樣就不會怪異了。」










「嗯。」

山崎流下的淚還停在頰上,嘴巴張著大大的弧度,在日光下露出的牙齒顯得更加潔白,眼睛瞇成了一條線,迷迷朦朦的,像個掛著鼻涕的孩子一樣。



山崎笑了。





。───。





你值得真正的快樂 你應該脫下你穿的保護色
為什麼失去了 還要被懲罰呢 能不能就讓悲傷全部結束在此刻 重新開始活著





。───。





【 E N D 】





 





【 後 記 】


“隱CP:山→土→沖→山”

靠!這篇走歪了(囧)
銀山戲份好少,都怪我花太多時間在真選組了(擦汗)
然後這篇也很碎碎唸式,不過其實這篇才是我真正的初衷。
我一直認為土方不可能跟山崎在一起的 <-還敢說是土山王道
一直認為是 山→土→沖 這樣的關係,非常理所當然的認為著
之前因為不忍心讓山崎被留下,所以一直要把土山搞成Happy End
但其實我的內心就是覺得土山是不可能有結局的(巴)
但重申,我真的是土山王道XD

PS:
粗體的是歌詞,選自《五月天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有興趣的話,請務必去看這首歌的MV哦。
話說一直很想嘗試用歌詞寫文,終於讓在下試到了XD

 

 

 

創作者介紹

◈彼岸◈NeverLand

unit7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漓子
  • 似乎有沖山成份?
  • 是的^^

    unit71 於 2013/09/22 02:1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