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同人][典芬]《距離就是美》
﹏瑞/典生日(國.慶)賀文﹏







* 純粹捏造、與實際無關。
# 配對:瑞/典X芬/蘭
# 瑞/典→貝瓦爾德 / 芬/蘭→提諾






。-───。





海色的天空掛著白柔的雲朵,從樹道延伸過去,藍底黃十字的旗幟高高飄揚,純淨的晴天下,人們紛紛為了慶典而籌備,王室奏響了優雅的樂章,熱鬧的歡笑聲更是滿溢。




「瑞先生,生日快樂,今年又是平和的一年呢。」

「………嗯。」



兩人坐在遠離大街的草地上,在靠近水池邊玩耍嬉鬧的,是花蛋和戴著藍色襯帽的孩子。
一股溫暖的觸感不經意地覆上提諾的手,提諾慢慢握緊回應對方。







── 今年又是平和的一年呢。
── ………嗯。



其實在心底的一角還是在害怕著,害怕分離、害怕終有一天會結束的筵席。
一個人的不安,在變成了兩個人的時候,就會變成雙倍。






。-───。





在小時候,誰都不知道我們的那段日子。

提諾笨拙地編織起花環,貝瓦爾德在一旁協助,往往到最後,花環都會變成由貝瓦爾德獨力完成。提諾沒有在意、也沒有察覺到這點,然後在貝瓦爾德為他戴上花冠的時候,他會笑得特別快樂、燦爛。


提諾說,他喜歡貝瓦爾德編織的花環。
貝瓦爾德什麼都沒回答,只是紅著臉地盯著眼前那張白嫩的笑臉。







──『為什麼,不能一直在一起呢?』
──『為什麼,大家不能得到幸福呢?』



提諾在離開的時候,這樣反問著自己。
在跟貝瓦爾德道別的時候,提諾一個字也說不出口,只是勉強地笑著。





──『為什麼,我們不能一直在一起呢? 為什麼,我們不能得到幸福呢?』




「人民在受著苦呢,提諾。」
上司含著淚捉緊提諾的手,
至今他都不能忘懷。



『人民在受著苦呢。』
瑞先生那張掩面而哭的臉,即使背對著,提諾也看得很清楚。







──『為什麼?』



一次又一次,傻傻地質問上天,質問世界之神。
為什麼呢?


不能輕易和平的世界
不能接受戰爭的世界
人類該怎麼辦?


有人每天祈禱世界和平,也有人諷刺地說「請不要隨便把世界和平放在口邊,你以為是那麼容易的嗎?」


人類該怎麼辦?
不能複雜,也無法簡單。








人類好可憐。




在提諾離開的那一年,他聽著“其他地方”的人民這麼輕嘆道。





如果哭能解決事情,提諾會哭得忘記快樂。
如果笑能解決事情,提諾會笑得忘記悲傷。
只是
解決事情所需要的,是鮮血。
人民的血。





在回來的那一年,身體消瘦的提諾邊搖著頭邊抱緊同樣消瘦的貝瓦爾德。


『人類好可憐』這種話,如果說出來的話,又會引起紛爭…
這種話……
提諾無力地在貝瓦爾德的懷中啜泣,嘴裡細嘀的話,貝瓦爾德都聽進去了,「……嗯…」
嗯。


『從今以後,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我會保護你們,我們可以過你想過的日子,我們可以讓人民幸福地生活下去…………一定可以…』

所有的分離,都改變不了貝瓦爾德的想法,反而更加的堅定。




從今以後…





。-───。





水手服的孩子撲倒在貝瓦爾德的懷裡,撒嬌地翻轉身體磨蹭著。



「爸爸!媽媽!我好口渴哦。」


「那麼,我去拿水過來吧。」剛抱起花蛋的提諾想站起來之際,被旁邊的貝瓦爾德拉住了手臂。「……回去吧。」

回去大家那裡。



「嗯,也對,慶典那邊有很多果汁,而且也差不多是吃晚餐的時候了。」


「好耶!果汁!媽媽,這裡會有蛋炒飯嗎?」


「咦、呃……慶典…可能會沒有吧…」


「誒──」


「……我來煮吧。」


「好耶!爸爸煮的蛋炒飯最好吃了~」







今天也是平和的一天,那麼明天呢?



世界在不斷轉動著,或許有一天,原本相連的土地會被分開也說不定,但是,我們的距離從來沒有縮短過。
即使分開也不要緊,
所以請不要害怕。





右手抱著好動不停的兒子,左手貼緊提諾的掌心
還在提諾懷內的花蛋已經開始睏了
提諾朝貝瓦爾德笑了一下


三人一隻步向熱鬧的慶典


背後的太陽還高高掛著不願沉寂。





【 E N D 】











【 後 記 】


瑞君根本不是主角嘛(攤手)
但大家都是一家人,所以不用計較這些,沒關係的XD

距離就是美 是我個人對北歐的感想(巴)
記得看過一篇漫畫,裡面提及一位日本歌手“尾崎豐”,他曾經說過『全人類感到幸福的瞬間』
那真是一個美妙的夢(喂!)微乎其微,0.5秒也好……
(以上完全離題)

PS:
瑞君,生日快樂。 ←不知道算不算生日XD
六月六日

 

 

創作者介紹

◈彼岸◈NeverLand

unit7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