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同人][桂高+萬山]《如果你知道花的意義》
﹏情人節賀文﹏
“ CP : 桂高/萬山 ”

《結束之時便是戀愛之時》的相關文











「假髮~你在這裡做什麼?抓蚯蚓?」

「我在種花,你看,這是種子。」

幼小的男孩蹲下來,看著馬尾的孩子手中的幾顆小東西,發出了一聲意義不明的「唔~」。

「這是什麼花的種子啊?」

馬尾男孩笨拙地把種子埋入土中,繼續辛勤扒泥土,「這種子啊,會開出高杉家鄉很常有的花哦,小小的很可愛的花,而且聽說生命力很頑強。」
搔著亂糟糟的銀色髮絲的男孩一臉驚訝,「什麼?!是高杉那傢伙叫你種的嗎?難不成那傢伙喜歡花?」
「嗯……是我自己想種的啦,我也不知道高杉喜不喜歡花,反正上次郊遊時他看到這花便很高興。」

回想到那彆扭的傢伙在上次郊遊時確實露出了令人在意的笑容,而且之後又說了比平常多幾倍的話,還沉醉地談起自己的事。銀時便馬上了然。於是也挽起衣袖,幫著桂一起把泥土覆蓋好。
結束後,桂看到銀時一臉謎笑,疑惑問他,「你怎麼了?」

「嘻嘻,我一想到可以看見那傢伙明明感動得亂七八糟卻又要鬧彆扭的模樣,就開心到不行。」

銀時的詭異笑法本來很令人發顫,但桂卻沒有被影響到,他只是看著那剛整理好的土地,笑得非常溫和,「是啊,真期待高杉的表情。」腦海裡那春天般的笑臉,讓桂覺得越漸溫暖。





。───。





小時候,高杉跟桂很常待在一起,雖然兩人的關係算不上很友好,但在某些方面來說,高杉跟桂其實有些相似,可能是那正經的性格、可能是那敏感的心思、也可能是那執著的堅持。所以,兩人偶然會覺得彼此是同類而聚在一起,卻又偶然會有同類相斥的感受。


銀時的出現對兩人來說都是一種衝擊。
因為他們知道這人跟自己完全不一樣。

對於這『不一樣』的銀時,桂產生了『想去接近』的想法。
他被這個『擁有自己所沒有』的人吸引,他清楚感受到眼前這個人雖然陰暗,卻存在著一種光芒,而自己,卻並非表面所看到的潔亮。

高杉卻不然。
他雖然同樣看出了銀時的優處,卻不想去碰觸,他盡量讓自己不屑於銀時這個人的光。
然而,心底其實產生了羨慕的感覺。
經歷過苦難而重生,雙眼隱含著新生的光耀,這就是銀時給高杉的感覺。



就這樣,
三人一直維持著微妙的距離。



直至看到高杉被兩人種的花所感動而臉蛋通紅眼眸微濕的時候,直至看到銀時逗弄般抱住高杉而高杉沒有反抗的時候,直至看到銀時說「高杉是花、假髮是草、而我是大樹!」時高杉露出的那張看似生氣得很卻眼中了無怒意的表情的時候……

一種惡意的妒嫉從桂的心底冒起。


堅韌的小小的可愛的花,
堅韌的陪在花身邊的草,
而花一直看著的卻是那在上方守護著花草的強大的樹。





。───。





在村塾的快樂日子無聲無息地遠去,迎接三人的,是硝煙的年代。



中午時分,微暖的風宣告了春天將要來臨,縱使戰爭的摧殘,自然萬物卻依然生生不息地活著。

從清早便不見蹤影的桂,到吃午飯的時候才急急走了進屋,「抱歉,我回來晚了。」

「假髮啊,為什麼你不再晚個三秒回來,到時我的胃一定會很感激你的。」銀時誇張地拍了拍腹部,引得身旁的阪本啊哈哈哈地笑了起來。
坐在銀時對面的高杉則是無視這白痴的一幕,靜靜地繼續吃起碗裡的白飯,明明桌上的餸菜還有很多,卻一下也不夾到碗中。
桂看到不禁心裡一陣暖流。

感覺到桂還是一直站著沒有動,高杉疑惑地盯向他,「怎麼了?」

回過神來的桂小心翼翼地坐到高杉身邊,從沒有戴防具的懷裡拿出一捆花,是高杉家鄉的那種可愛小花,伸到高杉面前,「給你。」
瞪圓了眼的人緩緩接過,「……一身骯髒的,真是笨蛋…」鼻子湊到花上,笑得就像那花一樣。

其餘兩人看到都了然一笑。
能讓四人有如此釋懷的表情,大概只有高杉的笑容了。


比起一直被喚假髮,桂更寧願被高杉喊作『笨蛋』。




「對了!大家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阪本環視了一臉不解的三人一眼,又繼續說,「今天是情人節哦,雖然是外面那些人傳來的,但我覺得挺有趣的。」

聽著阪本三句裡有兩句啊哈哈哈的解說,三人大體的了解是以下:情人節,據說是跟最喜歡的人待在一起慶祝的日子,也可以說對那個最喜歡的人表達感謝之意的日子。


「哦~最喜歡啊~」銀時看了一眼桌上豐盛的菜色,終於明白負責今天食事的阪本的用意,便用力搭上阪本的肩搖晃他幾下,「你做得不賴嘛~」得到肯定的阪本當然是笑得更樂了。

眼睛一瞥,發現高杉略有所思的神色,阪本知道他一定是想起那個常掛在口邊的『老師』了。
再瞧向發呆般的桂,阪本又靜了下來繼續說,「還有啊,聽說情人節的時候,女生會送男生一種叫巧克力的東西,而男生則會送女生花朵。」說完還故意誘導地看向高杉和桂。

「嗯~男生會送女生花啊~」充滿鼻音的一個『嗯』,已經讓那兩人漲紅了臉。

困窘起來的高杉只是更捉緊膝上的花枝,眼睛直盯著面前的白飯,沉沉一聲「白痴。」





。───。





後來……

後來四人發生了很多事。

有愛恨、有不安、有忐忑、有絕望、有生死…
有人一直堅持著自己所堅持的,也有人放棄了自己不該放棄的…

最後,彼此還是迎來了別離,各走各路。





。───。





曾經努力過跟那人走在同一條路上,也曾經嘗試過說服那人回到大家的身邊,雖然知道對方的痛苦,也知道對方對這個世界的恨意,自己卻無法待在他的身邊,陪他一起戰鬥。

明明自己也曾經痛恨過這個世界……

那個時候,大家都同樣憎恨著這個世界,明明是同樣的憎恨,卻彼此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我和那時候一樣,什麼都沒有改變,我所注視的東西和那時候一樣,什麼都沒有改變。」


高杉他,從不曾改變過。


既然他沒有改變過,既然他一直以來都是那個年幼彆扭的高杉,那麼,為什麼我們至今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我不更早一點待在他身邊?為什麼…我當初不陪在他的身邊……
這樣想著時,桂的枕頭總會濕了一大片鹹鹹的味道。





那次相遇,桂和銀時一起對高杉說了「一定會全力打倒你!」

『沒錯,下次再見面的時候,我一定會全力打倒你,為了這個你想摧毀的世界、為了老師所喜愛的世界、為了你最重視的老師、為了你……
我要全力打倒你。』




每 一年的那一天,桂都會任性地遵循著自己的心意,把那故鄉的花壓放在信封裡,拜託阪本寄去給高杉。桂知道高杉一定會收下這花,知道高杉看到這花時一定會很高 興,一定會再次露出迎來春天的表情,而且還會想起那美麗的家鄉,想起桂和銀時為他種的小花,想起那天四個人一起聽著阪本啊哈哈哈的解說……

『我這樣做不是為了想改變什麼,而是純粹想讓你感到快樂,想讓你記起這些美好。』



從過去到現在,
這生命力頑強、小小的可愛的花,一直都在傳達著我這樣的心情

如果你知道這花的意義,
那麼一定會明白。





。───。





捧著裝了熱水的木盆,山崎在門外用力吸了兩口氣,輕敲紙門,「萬齊,我進來囉。」
裡面的人應了聲「嗯」,山崎便拉開了門進去,走到床舖旁邊,放下水盆正座。

「覺得怎麼樣?」

「傷口的話,痊癒得很好。」

「是有其他地方不舒服嗎?」

「這裡。」
萬齊拉著山崎的手往自己的胸前摸,引得山崎瞬間慌張起來,想把手收回來,卻又被萬齊異常的力氣握緊。「萬、萬齊!放開我!」

「不放。」

山崎扭著手腕,痛得眼角微揚,「我…我要幫你抹身體,你先放手…」
看到山崎痛楚的模樣,萬齊不忍地鬆開手。


重獲自由的山崎揉了揉手腕的位置,沒揉多少下便停下來轉向水盆,扭乾毛巾為半身赤裸的男子擦身體。須臾,那墨鏡後的雙眼漸現紅絲,男子最終抵受不住欲望一手攬上山崎的腰側,被摸的山崎一感到搔癢便啊了一聲,大喊「萬齊!」

在身軀劇烈扭動之際,萬齊注意到被山崎的外衣遮蔽住的飾物。

「那是……?」

山崎意會到萬齊的問題後,先是臉上刷的紅了一片,然後才拿下頸鍊遞給萬齊。



頸鍊是用一條黑色的粗繩穿成,飾物的地方是一個三角型的透明膠殼,裡面是有點殘破的粉色小花瓣。


萬齊一看,心裡不禁起了激烈的波動,再看見山崎的蘋果臉蛋,腦中那條名為『理智』的弦便斷裂得乾淨俐落,雙手著了魔般把山崎猛拉進懷裡緊緊圈住。

被摟得快要透不過氣來的山崎一開始使勁地掙扎過一番,後來實在沒有作用,才乖乖地在暖熱的懷中待著。「沒有人不喜歡花……」

聽 到懷裡的人重複自己之前說過的話,萬齊一陣窩心,緩緩道,「每一年的這一天,鬼兵隊都會收到一封寫著『給高杉晉助』的信。」低頭凝視著山崎清澈的雙眼,萬 齊又繼續道,「那封信是一張白紙,裡面壓著一朵小花,每次看到那朵花,那個人的臉上都會露出平常從沒看過的溫和表情。」


一張模糊的笑臉在山崎的腦海中浮現,山崎嘗試把那張臉想像得更具體一點,卻始終得不到結果。平時的話,那個人的笑臉應該是令人覺得害怕的,但溫和的笑臉……山崎轉動著溜黑的眼珠,一付對高杉充滿好奇的樣子讓萬齊有點醋意。

「今天不用工作?」
「嗯,今天是休假的日子。」

「今天留下來陪在下,好嗎?」
「嗯,好啊。」

「明天才回去,好嗎?」
「嗯……欸、欸?明…明天?!」

受到驚嚇的山崎坐正身子,一直「這、這…這……」這不出個所以來,後來才蹦出句,「副長會揍死我的。」

微皺著眉的萬齊撫上山崎的臉,「今天是情人節,在下想跟山崎殿一起過。」
被萬齊深情凝望著的山崎又是一陣「這、這…這……」,然後才羞著臉小聲地「嗯」。



這天,萬齊彷彿根本沒有受過傷一般,跟山崎甜蜜蜜地度過了美好的一夜。





。───。





另一邊廂,一直在山崎房外來回走了好幾次的土方終於鼓起了勇氣衝進房間,卻發現到處都沒有山崎的蹤影,於是只好坐在房裡等了一整夜,其間整整抽了三包煙。




山崎回來後,看到的是中間的地板深深凹陷下去的慘狀,旁邊坐著的正是滿眼血絲的鬼副長。「副…副長…」顫抖著身子,山崎逐步後退。


「你這個混蛋!!!你整夜跑哪去了!!也不說一聲是想怎樣啊混帳!!!!!!!!!」
一把拉住山崎的衣領,土方用震破耳膜的聲量怒吼。

「對、對不起副長!我昨天休假,所以跟羽毛球的同伴去合宿了!」

「竟然選昨天去合宿!!!你們這群人是光棍到什麼地步啊啊混帳!!!!!」

「對、對不起!!」




被兇猛的男人們纏繞,山崎今後的日子恐怕都不好過了。





【 F I N 】












【 後 記 】


斷在很奇怪的地方抱歉Orz
寫作風格依然很不穩定抱歉(淚)

關於桂高
坦白說,寫的過程中我曾幾次反問過自己「真的要桂高嗎」XDD
當中包含的掙扎其實有很多,所以我就簡單地總結一下吧(啥)
首先,我覺得假髮是一個攻受皆宜的生物(?)
因為我覺得只要他想做的,沒有哪個位置是他做不了的啊啊啊(自重啊XD)
其次,寬鬆來說,我其實是一個all高控(吓?)
另外,我是一個銀高黨、不然就是阪高派,在某些情節上我真的忍不住好想寫成銀高(住手)
好了,不鬧了,我要說正經的
關於桂和高杉,我覺得這兩人是最靠近彼此的,而且也是相處時間最長的…吧(?)XD
雖然兩人注視的東西不一樣,但那固執不會變通的性格又非常像,所以即使現在兩人已經完全對立了,但那最初的某種東西,我覺得還是跟他們固執的性格一樣,不會變的。

關於萬山
我寫到有點忘記自己是土山本命的身份了(去死)
我筆下的萬齊都是很溫和的,為啥呢,因為我覺得萬齊是一個超自我中心的人,只要他想做的事就沒人可以阻擋,超nice的人~(夠了)
然後這邊的山崎是跟萬齊兩情相悅的耶,所以土方你請節哀(毆)
(小聲地) 其實我想寫土方喜歡山崎但山崎喜歡別人的情節好久了~

PS:
把兩個不太相關的配對故事寫在同一篇,這舉動很胡鬧,造成困擾對不起(土下座)

 



創作者介紹

◈彼岸◈NeverLand

unit7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