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同人][萬山]《結束之時便是戀愛之時》
﹏山崎生日賀文﹏
“CP:主萬山、微土山”












  艷麗的陽光照射下來,讓平時陰暗不清的街角添上了一抹生氣。

  此時,在該處站立著一個淡粉色的身影,右肩上是綁好的黑亮長髮,微微彎下的頭隱約顯露了反射得通透的嫩白脖頸,骨節分明的雙手正捧著個捆紥得穩實的小包裹,長睫一合一合,看似是等待到產生了睏意。

  聽到越漸越近的腳步聲,淡粉色的人空出一手整理了和服下擺,又重新站好姿勢。


  「等了好久?」一個臉頰微圓、膚色淺褐的男人滿嘴笑意地走到粉色人身旁,腰身一彎,厚唇就碰上了身下粉白的脖子。粉色人兒一驚,忙把身軀縮得更緊貼牆壁,良久抬頭,只看見得逞的男人肆意地扯開嘴角,露出淫穢的歪笑。

  「緊張了嗎?真可愛啊。」男人嘻嘻笑了聲,便想摸向眼前淡櫻的衣服,卻被一硬物阻擋,正是粉色人一直捧著的小包裹。

  「這是你說要的東西。」
  男人接過包裹,用手指又捏又摸,「怎麼樣,事情是不是很成功。」粉色人對於男人的肯定句只是微微點頭。
  「完事後就這付模樣,全靠我的幫助吧,我可是背叛了我的組織,犧牲可大著!所以你啊,也像第一次向我要求那樣,繼續討我歡心對我撒嬌啊。」男人把包裹夾在腋下,盯著粉色的臉蛋看了好一陣子,「要不要乾脆當我老婆?」哼笑一聲,手指便粗暴地勾起眼前人的下巴。

  「東西我已經照你要求的帶來給你,這是平等的交易。」感覺到手指的力度緩緩減輕,一個淺淡的好看笑容在微發痛的臉上展現。「況且你的本事這麼好,我當然想以後繼續愉快地合作。」

  男人一愣,發出低沉的哈笑,身體貼近著淡粉的人兒,喚了一聲「小妖精」,便自顧地一味往下吻,目標顯然是近在眼前的櫻唇。

  粉紅色衣袖微動,一手搭著男人手臂掙擺,另一手隱在衣間,頭頸則是忙著扭動閃避男人的攻勢。眉頭緊皺,心中不滿溢於言表,在臉頰被人碰觸上的一刻,手中現出利器,直向男人腹間要害刺去……



  然而,男人一聲嗚咽,粉色衣袖停止了動作,睜眼看著男人嘴邊垂落的血絲,才怔住的把利物收回。斜眼一看,差點沒把心臟也嚇跳出來……




 

。───。





  打破寧靜的音樂搭配著少女清脆的聲音從耳機裡傳出。

  「咦,在下忘記按暫停了。」



  眼前這個拔刀相助的人正是鬼兵隊的人斬──河上萬齊。



  失措的眼眸看向倒在地上的那個恐怕已經成為屍體的男人,血水仍不斷從傷口處流出,抬眼悄悄瞄上那個一髮墨綠的男子一眼,只是一眼就低下頭,額邊的冷汗倒是流得乾脆。

  這是山崎退第二次遇上這個可怕的男子,一想到過去那次所受的傷痛,就不禁打起寒顫,可以肯定的說,那絕對是不想再回憶起的黑暗……雖然有一點是山崎無法否認的,那就是這人救過自己一命,而這次也幫了自己一個大忙,純粹事實,陳述事實是不需要帶有感情的。
   山崎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這傢伙不要認出自己來。邊這麼想,山崎邊用衣袖默默拭汗,『真是好死不死,偏偏自己女裝打扮時遇到最不想遇的人,但轉念一想, 又明白都是多虧女裝的關係,所以才能掩飾自己的身份。話說回來,這個人應該認不出我來吧……』好奇心驅使下,忍不住再瞄向萬齊……卻被他那張放大了數倍的 面孔嚇到。


  「在下臉上有什麼嗎?」萬齊的鼻尖貼近山崎,與冷淡語氣不乎的熱息正正呼在山崎的面上。「沒、沒有……」努力把心虛的眼光收起,山崎偏過頭。
  「還不願意離開嗎?」
  聽出萬齊的話中意思,山崎慌忙站起身,俯身低頭,「謝謝你的幫忙。」說完便一溜煙跑走,連自己的女裝姿態都沒法顧上,內心則是慶幸河上萬齊沒有認出他來。


  『真的沒有認出來嗎?』


  心底突然冒起這個疑問,於是一股莫名的勇氣驅使著山崎回頭,結果一看之下,發現萬齊竟然一直看著自己。
  『難不成…是被懷疑了……?』山崎一時之間也想不通這個突然出現的人,無可否認,在不想與他正面接觸之餘,山崎不禁開始對這付墨鏡底下的人產生了好奇。





。───。





  回到屯所,先被同伴們揶揄自己凌亂的模樣,再被沖田隊長摸屁股,「辛苦你囉山崎~」默默一咬牙,山崎撩起腳擺直往洗浴的地方衝。



  深夜,土方拿著山崎剛寫好的報告書,不看內容反而先把山崎上下盯個一遍,讓正座的山崎又默默出了一額冷汗,待土方把內容看完後,山崎已經被土方盯著看不下十次。

  「那個人是你殺的嗎?」山崎知道土方是問那個提供協助的人的事,於是只好默默搖頭。
  「聽說你今天是女裝行動……」土方說至此,眉眼突然一皺,卻又馬上緩和下來。
  山崎看到,也默默垂下眼睫,把一直握成拳的雙手鬆開,神色倒與平常一般冷靜地應了聲嗯。
  「不是說過用別種方法搜集資料的嗎…你……」彷彿鬧彆扭似的,連自己也覺得不對勁,只好轉換問了另一問題,「是不是跟什麼人接觸了?」
  「嗯……」不知為何,一種不想說出秘密的感覺湧現,山崎怔了怔又再度開口,「是鬼兵隊的河上萬齊。」

  此時土方的表情明顯很不好看。
  不知在何種心情的推動下,山崎一句「他救了我……」,讓房間的氣氛頓時變得詭異。


  「他不是救你,他是想殺了你!」

   事實上,『山崎差點就死於河上萬齊劍下』的這件事在土方的心裡還是影響很深,應該說是他心底最不願意想起的事之一,卻在每次看見山崎的時候都會無意想起 而提醒著自己。可他怎麼也沒想到,眼前這個差點被殺死的人竟然對對方有這種善意的心思。土方扶著額頭,沒好氣的瞪著山崎。
  山崎看見就下意識地說了聲「對不起。」他當然是了解土方的意思……坦白說,連他自己也驚訝於自己剛才的說法。


  良久,土方把報告書拿起,不重不輕地在山崎頭上一敲,聲音無比低沉,卻也清楚,「河上萬齊是敵人。」





。───。





──河上萬齊是敵人。



  再次遇見這位人斬先生的時候,山崎哪記得土方的叮嚀,他只想拔腿就跑,此刻的他對萬齊的恐懼竟不下於那位副長上司。
  可不巧的是,山崎現在是女裝狀態,想拔腿也跑不了多快。偏偏萬齊一看見他又墨鏡發亮,幾個箭步就越到山崎的前頭,硬是打起招呼來。山崎也不好反抗得太明顯,只附和著對方說上兩句,一心再次落跑,萬齊卻不願成全。


  如是這般,山崎竟然遇上萬齊好幾次,恰巧這幾次都是女裝姿態遇上,所以不用擔心身份泄露,只是每一次都被他拉著去了不少地方,說上了不少話,做了不少事……

  「在下還是第一次認識到如此情投意合的人,山田小姐跟在下真是很合拍。」
  一不留神,竟然讓彼此交情好到這種地步了……

  慢、慢著!不對啊!這傢伙是在一廂情願個什麼鬼,我只是每次都附和他說話而已,哪來合拍,而且這人的語文水平是怎麼了,什麼情投意合?何來情?何來意啊?

  「萬齊先生真是會說笑呢…呵、呵呵…」山崎抽動著嘴角,皮笑肉不笑的,「我們的關係不能用『情投意合』來形容啦…哈、哈哈…」

  萬齊沒回應山崎的話,只是靠前牽起山崎的手,且毫不在意他手上的薄繭徑自觸摸著。
  山崎被碰得心裡發顫,感覺事情很不對勁,大喊一聲「放開我!」後,便沒命似的竄逃。





。───。





  混混噩噩地過了幾天,山崎終於稍微恢復過來的時候,土方把他叫到房間,嚴嚴肅肅地吩咐了幾句,是關於一件新任務的。


  「你到這個地方等一個目標人物,等到的時候什麼也不要做,我們會有人過來支援,呃、對了,要女裝打扮……」土方始終對『女裝』一詞感到彆扭,臉上不禁一抹緋紅,微偏過頭後又零零落落叮囑了其他事,最後離開的時候,仍在提醒山崎記得不要做任何事,待在那邊就好了。

  山崎收拾好資料,便回去空地繼續練習自己的揮拍。



  在任務指定的那一天,山崎再次穿上之前那套淡粉色和服,裝扮好後便動身前往指定的地點。天上一片晴空萬里,山崎在街角的暗處靜候,雙眼目不轉睛地盯著少得可憐的行人,一心想盯出個目標人物出來。





。───。





  眼睛越過兩兩三三的行人,山崎看見遠處出現了一個高大身影,心跳不自覺地加速起來,轉過身,卻依然聽到那個熟悉的腳步聲正一步一步靠近……
  一陣暈眩。

  那高大的影子已經壓了過來,磁性的聲音喚了一聲,「山田小姐。」

  山崎軟下肩膀,無奈一嘆。回頭面對著那男人,「你好啊萬齊先生。」臉上卻是掩飾不住的蹙眉。
  「怎麼了嗎?」對於山崎的表情,萬齊不解問道。

  山崎此時真的很想把眼前這人揍出宇宙,為什麼好死不死偏要在這時候與自己遇上呢?萬一讓副長他們看見,萬一……

  萬一什麼?

  山崎重重地搖了搖頭讓自己從沉思中清醒過來,反問著,「萬齊先生為什麼會在這裡?」
  對方卻一直笑而不語。
  看著傳說中的人斬竟然笑得這般溫和,山崎覺得真是詭異至極,於是開始嘟嚷著,「萬齊先生你沒事就快點離開這裡吧,我今天有事要做也沒法陪你。」雙手用力推動著萬齊的身軀,他卻始終聞風不動,讓山崎少許泄氣,「你快點離開這裡啦。」
  對方不生氣之餘反而來了興致,「山田小姐此話何解?」
  一時之間,山崎也答不上原因,更是沒好氣地重複,「總之你就不要留在這裡。」


  沒完沒了的推讓和對答持續了好一陣,山崎覺得自己好像打了一場漫長的羽毛球賽,額上剛冒出的汗珠很快就被午後的涼風吹乾,暖和的春天馬上就要來臨了。

  一雙緊緊盯著自己的清亮眼睛,一陣清悅動人的樂聲,一縷溫柔的清風,此時此刻,心中悠然湧上一股無法壓抑的情感。萬齊輕輕把山崎沾濕的劉海撥開,在山崎以為他要吻上自己眉間的時候,出現在眼前的,卻是一朵可愛的小花。

  「這花是送給山田小姐的。」

  拉開了點距離仔細一看,是很淡的粉色,類似櫻花那般,卻是沒看過的花種。一想到萬齊果然把自己當作女性看待了,明知理所當然卻又無法心甘情願接受。「我不喜歡花。」

  「在下以前也覺得花沒什麼好,最多也只是某些人的愛好,可是後來,在下發現了,沒有人是不喜歡花的。」回想起那個想把世界毀滅的人在收到夾於信封裡的小花時的表情,萬齊如此說道。

  雖然很想對萬齊的說法表現出稍微嗤之以鼻的感覺,卻心裡沉甸甸的,無法假裝下去。


  「不介意的話,請讓在下把花戴在山田小姐的頭上。」萬齊說完便撫上山崎的髮,一臉認真地裝戴著。



   在和諧的氣氛中,剎時出現了一絲微弱的殺意,山崎一震,慌忙地想推開萬齊,看萬齊不動,便出聲提醒,「萬齊!後面!」可是萬齊卻依然沒有反應,山崎急得 快流出淚,連喊了幾聲萬齊,在吶喊間夾雜著一聲利刃刺進肉塊的聲音,往時熟悉的悽厲之音,此刻竟變得陌生起來,而萬齊竟只應了句,「花,還沒戴好……」

  後來,越漸沉重的身軀一直向山崎壓去,山崎才沒了聲音。

  「很…好看……」奄奄一息的萬齊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山崎連停頓也聽得一清二楚。
  在腦海中一直浮現的,卻全是副長吩咐的話語──


  『你到這個地方等一個目標人物,等到的時候什麼也不要做,我們會有人過來支援,呃、對了,要女裝打扮……』





。───。





  眼底下這個每天見面的黑色影子終於有了動作,他把萬齊一手扯起再丟到一邊的地上,才小心翼翼地扶起山崎,搖晃了他幾下,終於緩過神來喚了聲「…副長……」

  「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

  「…嗯…沒有。」

  土方彷彿沒聽見山崎的回答一樣,把山崎上下盯了個遍、摸了個透,確認過後才緊緊把山崎圈進懷裡,摟得山崎快透不過氣,艱難地喚了一聲副長。

  瞧向萬齊倒下的身軀,土方小聲地道,「抱歉。」這才讓山崎一直忍著沒掉的淚從眼眶落下。


  『從剛才那刀刺的聲音可以聽出,副長完全沒有手下留情,雖然由於要避免傷到我的關係而沒有全力刺向要害,但那一刀確實是讓萬齊血流不止了……』

  「我們回去吧。」土方揉了揉山崎的頭髮,讓梳理好的髮型變得凌亂不堪。
  「就這樣…放著這人不管嗎?」不得不疑惑為什麼副長沒有確認萬齊是否完全死亡,又或者把萬齊帶回真選組。

  「…這傢伙傷得不輕,不會活的了……畢竟我很用力斬下去。」

  一聽到『不會活的了』時,山崎整個心臟都揪結起來,回頭看著萬齊的模樣,目光一時無法移開。

  「……今天…」土方握著山崎的手緊了緊,又繼續,「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忘記了自己生日的本人頓了頓,詫異地注視著土方。

   「所以我們一起回去吧,大家等著你一起慶祝的。」朦朧間聽著土方說了一堆什麼「你的人緣意外不錯嘛,雖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你的生日,可是大家還是嚷著要 幫你慶祝,可能有些是來亂的,不過大家都卯足了勁去準備,所以說他們對你還是挺好的嘛,不是嗎?」山崎的心思卻一早飛得老遠了。

  土方說完便想看看山崎的表情,卻發現他竟然目不轉睛地看著萬齊,臉色剎時變得十分難看,硬是拖著山崎離開那個人的身旁。



  「山崎退!」

  「河上萬齊是敵人!」


  是敵人。




  頭上的粉色花早已殘落在地上,混亂間也不知是被副長踩破還是被自己。最後,只能深深一眼看著這朵可愛小花,在這個春天快要來臨的溫和季節,這抹淡粉是自己今年的第一份生日禮物……


  卻在擁有的時候,就結束了。





。───。




















。───。



(以下以【山崎第一視點】繼續)





  回到屯所,我向副長交代了一聲要去清洗,副長一直跟在身後,直至到了浴間才離開。於是,我在副長的背影消失於視線範圍的時候,便把平時監察跟蹤的能力全開,使出了十成十的飛躍力沿著原路回到了那個街角處。



  河上萬齊卻消失不見了。



  粉色花兒還在,我蹲下撿起它,用手指輕輕撥弄好。

  地上一個黑影慢慢變大,沒多久,河上萬齊就整個人倒在我的身上。

  「你果然回來找在下了……」不是用客氣的稱呼『山田小姐』,而是『你』。
  「你既然有力氣躲起來,為什麼不逃走?」我有點氣憤地扶著他坐到陰暗的角落。

  「在下在等你。」
  我擦拭著他臉上因為碰觸泥沙而磨出的血絲。

  「……你知道我的身份了嗎?」我問他。
  「不知道。在下只知道你是誰,但不清楚你的名字和真正身份。」

  「你…是從一開始就知道的嗎?」我很在意他是否第一次看見我的女裝就認出我來。
  他卻給了我一個毫無疑問的回答……

  「一直都知道。」
  「…因為在下知道你的歌。」他補充。


  「為什麼當時不殺我,又為什麼後來要幫助我?」我咬著發白的嘴唇,有點不敢想像他的答案。
  「如果在下說,在下很後悔曾經傷害過你,你會相信嗎?」

  白得無力的嘴被我咬破,一陣刺痛。
  我緩緩閤眼,又輕睜,「那麼,如果我說我是故意要埋伏你的,讓你現在血流不止的是我,你會相信嗎?」

  他淡笑著搖頭,「別人的謊言在下未必可以聽得出,但你的聲音,在下都知道。」


  我對他的話感到濃濃的苦澀,又高興,又難過。
  胸口的異常跳動無法平伏,我嘗試裝出毫不在意,「因為你讓我到鬼門關走了一趟,所以我很不甘心,也想讓你到鬼門關走一趟。」我這次嘗試發狠的盯著他。

  「也對。」他還是對我笑得很溫和,「那麼,在下上次沒有殺到你,所以你現在就回來,不讓在下死去,對吧?」


  坦白說,他的笑容讓我壓力真大,因為實在詭異得很。我無力地不去看他,對萬里無雲的天空輕嘆……

  「我們是敵人啊……」


  山崎退,跟河上萬齊,是敵人啊……



  「那又如何。」


  是啊、是啊,那又如何,這種話只有你這怪人才會這麼說,那又如何,這種話,只有河上萬齊才會這麼說,只有你……



  明明一直混沌不清的心情,此刻竟然也逐漸變得跟晴朗的天空一樣,豁然開朗。



  只有你……

  河上萬齊。





【 F I N 】












【 後 記 】


呼~終於寫好了~~(快哭了)
現在的狀態是──好累好睏。XD

坦白說,我本來是想寫土山的,應該說我打從一開始到開筆都是打著土山二字的,沒想到寫著寫著,就發現這文根本與土方無關嘛(喂) 連一開始那個打醬油的跟山崎的曖昧戲份也比土方多(掩面)
是說這篇滿滿都是BUG,由頭BUG到尾,裡面眾人的心思和行為我都無法解釋,包括誰殺誰、誰不殺誰的(喂!你這樣還算作者嗎!!) 重點是篇名還是最後才想的(這才不是重點!)
而且字數比我預期多很多,我明明只是想說山崎放過了一次殺萬齊的機會,於是兩人各不相欠這樣(啥) 一點也不萌對吧,那當然,因為我本來是想寫土山的嘛(被萬山fans圍毆)

然後,隔了一年沒寫文了,文筆跟我byebye了
看得出來這篇風格多變(絕對貶意) 那是因為我自己一直無法把寫作的風格確定下來,所以變來變去怎麼也寫不好,之後我會加油的!(謎之承諾)

對了,本來預計這篇會有個類似後續的東西,是關於另一個CP的,只是不知道有沒有生成的一天(看我的造化)……



–PS–:

山崎退、二月六日.生日快樂──!
Yamazaki Sagaru、Happy Birthday…。
退ちゃ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_>^ 每天都愛你唷山崎~(去死)




unit7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