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同人][銀高←阪]《從前的笑猶如淚》
﹏高杉生日賀文﹏













如同夢囈一般,高杉被自己的聲音驚醒。
一場又一場的戰鬥,筋疲力竭的同伴,讓人覺得悲傷的笑容、依舊掛在臉上。




「作惡夢了嗎?額頭好多汗…」銀時溫暖的手撫上高杉的後頸,墨紫的髮絲也沾濕了。

這是兩人的夜晚,即使相擁也覺得不足夠;唯有這樣共享同一個枕頭而眠的黑夜,才能稍微讓自己忘記白天的腥膩。

「好熱……銀時…」
「覺得熱的話你還把我抱這麼緊?」被撒嬌的男人用鼻頭磨擦著懷中人的臉頰。
隔著單薄的衣料,高杉聽見對方傳來的心跳聲。
黑夜已經結束了,微弱的白光穿透紗窗,輕輕散落至兩人身上,肉眼看得見的傷痕活生生地依存遍體,肉眼看不見的傷痕在兩人的親吻間縱然流逝。
依偎、安慰、痛苦變得甘甜、甘甜、甘甜、然後鹹澀…

「…好熱………」






。───。





正式投身戰爭之時,那個男人來到了這裡。
一身比我們還要破爛的衣裝,他說是迷路的時候不小心弄壞的,所以有誰會知道,這個傢伙的身份比我們任何一個都要貴重…「我跟你們一樣,都是人類啊哈哈哈。」直至他有意無意說了這種話後,我才後悔當初為什麼要把他劃分在外,為什麼要傷害這麼重要的同伴,為什麼會連自己也覺得悲傷起來……





「找到了嗎?」
「還沒…」

銀時反複地搔癢,用力一下又一下地搔癢著、那明明根本不痛不癢的頭皮。
到底跑去哪裡了,最近鬧彆扭的次數是不是變多啦,高杉那傢伙……汗流浹背的阪本只是啊哈哈哈地回應抱怨者的牢騷。

正在本營駐守的假髮曾經說過,銀時是一個好脾性的人,但銀時的脾性總是會在面對高杉的時候崩潰,等哪一天銀時對高杉不聞不問的時候,恐怕就是我們四人離別之時了吧…假髮在微醺的夜晚下了這樣的猜測,臉上則是與月光相同的柔和笑容。
會有這樣的改變嗎?假髮反問自己。
是啊,等哪一天我們有了改變的話……那一定是因為我們自己想去改變,是我們自己這麼希望的。
擅自回答了假髮的問題,阪本咧嘴笑得響徹、笑聲震動了營地眾人的心、讓人不禁歪起嘴角。



「我去那邊看一下。」
白夜叉帶著染紅的印跡揮袖而去,阪本只是定神凝望。

他知道銀時是沒有辦法找到高杉的,只要高杉繼續躲藏起“自己”的一天,銀時就永遠沒有辦法看得見真正的高杉。
就像無法捨棄的包袱。縱使倆人的距離多麼接近,包袱仍舊是包袱,你我所重視的東西根本不一樣,更何況背道而馳的道路…




矮樹後面有一抹陰影微微晃動著,阪本喊了一聲親暱的呼喚,「小高杉~」

「滾開!」
高杉還很精神,阪本憑那慣例的反抗回應中得悉了這一點。

「我可以坐在這邊嗎?」阪本踏著輕快的腳步聲走近。
「聽不懂我在叫你滾開啊空腦殼…」

「啊哈哈哈,是嗎,不要坐這邊啊,那不然我們回去營地坐吧?」
「…………你很煩…」
高杉把臉掩在膝蓋之間,一直低頭不語,直至白色的頭帶揚起尾巴、在風中凜然舞動。高杉站了起來,在阪本的對面張開雙臂,「腳好痛…」

「……啊哈哈哈,是嗎,那我只能代你走了…」高杉的雙眼很漂亮,所以阪本寧願選擇公主抱也不願意把高杉丟在後背上,可惜的是,高杉只願意接受他的背。



「為生者施予施捨、為死者獻上花束、為正義拿起刀劍、對壞蛋作出死亡的制裁…」阪本反覆唸頌。

「你在唸什麼唸得這麼起勁,很吵耶。」其實並不覺得吵耳的高杉,嘴邊總是不經意地碰觸著那滲了汗的脖子。
「我在唸經啊哈哈哈。」
「這是哪門子的經文啊?話說你這傢伙信這個的嗎。」
「啊哈哈哈。」
「不要乾笑啊白痴!」
阪本彎曲著身體,好讓背上的人避開老樹伸展出來的殘枝。

「聽說你已經連續三個月都在作惡夢。」假裝輕鬆的閒話。
「你哪來的聽說…」
「啊哈哈哈……」
「就說不要乾笑啊白痴。」明明連那個最親密的他都不曉得,你這個腦殼空的傢伙又怎麼會知道…
「因為你最近早上起來都不喝牛奶嘛。」
「這是什麼胡扯的爛理由,話說不要回答我的心之聲啊!不想說的話,就算了…」
「啊哈哈哈,你真體貼啊,小高杉。」
如果不是高杉不喜歡吃微鹹的東西,他現在一定會用力咬下眼前的後頸肉。





為生者施予施捨
為死者獻上花束
為正義拿起刀劍
對壞蛋作出死亡的制裁





。───。





高杉只是一個孩子而已。
什麼時候起,他會因為旁人的一個動作而感到不安;又是什麼時候起,他會因為身邊人的一個咒語而感到安心。
即使告別了少年時代,高杉還是沒有任何改變,只是一味遵循著自己的心意而行。或許他是需要被愛的,唯有被愛,才能讓他明白到自己需要愛人。



在臨睡之前,阪本會給高杉一個擁抱,一邊說著「不冷不冷」一邊呵著暖氣,搔得高杉耳朵直癢。後來阪本教會了高杉咒語…『為生者施予施捨、為死者獻上花束、為正義拿起刀劍、對壞蛋作出死亡的制裁』…一切都會變好的,「惡靈不會進入小高杉的夢中,往後都能安眠。」

「你以為你說了就算啊白痴…」高杉生氣別人把他當成小孩,就因為是事實所以他覺得更加的生氣。阪本不知怎的把高杉抱得更緊了,「小高杉暖和了嗎?」
「熱死了。」
「啊哈哈哈,那就好,以後冷了的話就要直說,不要一直嚷著好熱的,這樣會讓人不敢接近你。」
「這種事不用你管,你以為你是哪家的老頭子啊…銀時就不像你,他不會這麼嘮叨……」
「啊哈哈哈,那是因為金時他很會吐槽的關係啦,話說嘮嘮叨叨的是假髮才對吧。」

「…………」
「…………」
「……你抱夠了沒…銀時他都要來了…」
「啊哈哈哈,也對,讓金時看到的話會被他揍的,萬一被他誤會了我們兩個有什麼的話那就槽了。」


那就槽了…
既然知道會變成糟糕的狀況,那你還吻我,笨蛋空腦殼。





。───。





硝煙的味道怎麼也沒有辦法從衣服上褪去,桂洗衣服洗得手掌都要脫皮了,假如讓其他攘夷軍知道他的傷痕是在洗衣板上而不是在戰場上得來的話,鐵定會有好一陣子抬不起頭見人了。不過,就算是這樣他還是選擇繼續努力地跟衣服們拚鬥,因為,他想讓那個人可以在新的居所香噴噴地昂首踏步,為了重要的同伴,桂能做的餞別就只有這樣。

阪本辰馬說,他要去宇宙了。




「我說小高杉啊,在最後你有什麼話想跟爸爸我說的嗎?」
「誰是你兒子啊白痴!」
「那麼女兒?」
「也不是女兒啦白痴你腦殼壞了哦!」
「啊哈哈哈,還是這麼精神充沛呢,小高杉。」
在戰爭中已經失去得七七八八的行裝,現在正零星孤單地躺在阪本的包袱中。

「你為什麼要慫恿銀時離開。」
「金時啊哈哈哈,我是有慫恿過他啦,話說小高杉你幹嘛用慫恿這個詞啦,不過我可沒慫恿過假髮哦,因為那傢伙很聒噪嘛,只要假髮還在的話你就不會覺得這麼安靜和寂寞了。」
「你是故意耍我嗎?」

「啊哈哈哈,嘛也對啦,萬一金時走了的話,小高杉你會覺得更加寂寞。」

「………是啊,只有你的離開是對我無關痛癢,只有你是沒有關係…」

「…啊哈哈哈……小高杉你啊、啊哈哈哈…還真的是,一點也沒變,總是對我這麼體貼。」
「才沒有對你體貼…」
「是啊,不只是我,你對大家都很體貼啊哈哈哈………」
「……就說不要乾笑啊大白痴…啊哈哈哈的吵死了…」高杉用雙手掩著整個耳殼,直至那令人懷念的笑聲遠去…
那人已經不在了。



阪本辰馬說,他要去宇宙了。
那個穿得破爛的名門之子,從來沒有說過自己想要什麼東西,即使想要他也往往不敢說出口,他總是放棄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
一旦說出口了,隔天就會發現自己想要的東西被人硬生生地晾在床邊。
他從來沒有責怪過父母為他所做的一切,他只是害怕,害怕那可怕的善意……
直至長大了,他也沒有說過自己想要什麼東西…
他說不出口…
因為那樣東西根本不是屬於他的。



阪本辰馬說,他要去宇宙了。
那是高杉晉助第一次聽到空腦殼的真心。
那是阪本辰馬第一次決定要去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

所以,他看著他的背影逐漸遠去而沒有阻止
他知道他的孤獨而沒有留下



房間隔得很遠,距離留得很長,越來越深的分岔路、往後還會一直繼續。
什麼時候,兩人的心比誰都靠近彼此
什麼時候,兩人都不在乎彼此的幸福
什麼時候,幸福跟“想要的東西”相比,已經變得無關痛癢了





。───。





銀時以為高杉會鬧彆扭的。
但是高杉還是依舊,沒有什麼變化,而且偶爾也會露出高興的笑臉,明明以前只有阪本才能讓他大笑的,現在卻連假髮的冷笑話也能讓他綻開弧度。

銀時突然覺得,高杉變得很遙遠
彷彿就像以往那道看不見的牆被明朗化一樣
還是應該說,那道一直假裝看不見的牆,終於被明朗化…




高杉覺得自己是應該高興的,所以他笑了
因為他知道那是阪本最想走的道路,身為朋友的自己是該為他感到高興的

高杉一直在笑
空腦殼的傢伙終於為了自己而前進了,高杉一直在笑




明明應該高興的…


為什麼他卻會默默流著眼淚……





【 E N D 】











【 後 記 】


不是開玩笑的,這篇寫了我差不多五天的時間(毆)因為在寫的過程中一直被外界事物吸引過去而把靈感中斷了,話說回來,我本來就對這篇沒啥靈感(看得出來)
可是篇幅還挺長的(我覺得啦)雖然看得出文中每一部分的感覺都連不起來(喂)

說一下文中的人物關係吧(啥)
標題雖是指明了[銀高←阪],但實際上嘛,是[銀高→←阪]這樣XD
話說,只要一寫銀高我就寫不下去啊(抱頭),雖然說在攘夷中我是絕對銀高黨的,不過我心目中最理想的攘夷結局則是[銀桂、阪高],至今我仍然堅信著,只有跟阪本在一起的高杉才是最幸福的,這是長遠的目光分析啊(毆)當然,高杉最喜歡的或許是銀時、也或許是桂(不要聊到別的配對啊XD),但我覺得一定不是阪本(噴)所以,最喜歡≠幸福,當然這其中是有矛盾點的,就像有人會吐槽『告非!既然不是最喜歡那哪來幸福啊?』是的,這個幸福只是我這個旁觀者的認為而已,跟高杉本人的心情毫無關係,這種想法其實只要舉一兩個經典例子出來就會讓人明白的,但由於限制關係,我先強制終止一下,有興趣的才找我討論(被圍毆)
另外,其實[銀桂]這個我也不是為了湊合[阪高]而亂配的,只不過在這裡我就不多談別的CP的事了XD
不過說真的,銀高真的很難搞,難搞程度就跟阪桂一樣(踹)不、阪桂其實超好搞的!(就說不要聊別的CP啊混帳!!!)
對了,其實我搞不懂這篇文章裡阪本的心(巴)


PS:
高杉總督大人!生日快樂。
八月十日




PSII:
  為生者施予施捨
  為死者獻上花束
  為正義拿起刀劍
  對壞蛋作出死亡的制裁

_摘取自《黑礁》漫畫。

unit7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